freeBuf
主站

分类

漏洞 工具 极客 Web安全 系统安全 网络安全 无线安全 设备/客户端安全 数据安全 安全管理 企业安全 工控安全

特色

头条 人物志 活动 视频 观点 招聘 报告 资讯 区块链安全 标准与合规 容器安全 公开课

官方公众号企业安全新浪微博

FreeBuf.COM网络安全行业门户,每日发布专业的安全资讯、技术剖析。

FreeBuf+小程序

FreeBuf+小程序

CVE-2020-0729分析:LNK文件中的远程命令执行
2020-06-03 09:00:30

本文是趋势科技漏洞研究中心一篇漏洞报告的摘录,漏洞报告中,来自趋势科技研究团队的John Simpson和Pengsu Cheng详细介绍了最近的一个Microsoft Windows .LNK文件中的远程命令执行(RCE)漏洞。下文是对其中关于CVE-2020-0729部分的摘录,有一些小的修改。

微软在2020年2月的“周二补丁日(Patch Tuesday)”上发布了99个CVE的安全补丁,一个月修复这么多漏洞实在是难以置信。由于利用广泛,很多人都在关注其中的Scripting Engine漏洞,但是还有一个“高危”漏洞也十分重要——CVE-2020-0729,这是一个Windows LNK文件(即快捷方式)中的RCE漏洞。这个漏洞之所以引人注目有一部分历史原因,以前LNK文件中的漏洞通常被用来传播恶意软件,例如著名的Stuxnet,并且大多数情况下,只要浏览包含该恶意LNK文件的文件夹就足以触发该漏洞,无论是在本地还是在网络共享中。所以问题就变成了,这个RCE漏洞还可以像之前的LNK文件漏洞一样被这样触发吗?由于LNK文件是二进制的格式,而且只包含一些顶级结构信息,回答这个问题需要更多的研究。

开始分析

对于我们这些研究团队来说,微软的“周二补丁日”意味着我们要开始研究漏洞了,一般要解压给定Windows平台的纯安全(security only)补丁包,并根据微软的建议信息,尝试定位补丁中与漏洞有关的文件。2月份的补丁包里没有包含与处理LNK文件有关的常用DLL文件的更新,例如shell32.dll和windows.storage.dll,这就让我们很难找到问题在哪儿。但是,通过对文件列表的仔细检查,我们发现了一个特殊的DLL文件:StructuredQuery.dll。这个DLL文件之所以特殊,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之前看到过涉及到StructuredQuery的正式漏洞,例如 CVE-2018-0825,只是这次的周二补丁中没有类似的建议。所以LNK文件和StructuredQuery之间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在微软的开发者中心对StructuredQuery进行了搜索,并找到了一份关于头文件structuredquery.h的文档,该文档提到这个头文件被用于Windows Search,而这正是LNK文件与StructuredQuery之间的联系。

LNK文件的众多功能

众所周知,LNK文件中包含为文件或文件夹创造快捷方式的二进制结构,但很少有人知道,LNK文件还可以直接包含搜索结果。通常情况下,当用户在Windows 10中搜索文件时,资源管理器功能区会出现一个“Search”选项卡,用户可以在这里优化搜索功能,设置搜索的高级选项,还可以保存当前的搜索结果以供之后使用。该搜索结果是一个XML文件,扩展名为".search-ms",对于这种格式的文件,只有一个简单的文档介绍

除了以这种方式保存搜索结果外,如果你将下图中地址栏上的搜索结果图标拖动到另一个文件夹中,会创建一个LNK文件,该文件包含"search-ms" XML文件中数据的序列化结果。

知道了这种方法后,我们用BinDiff看一下补丁中StructuredQuery的变化。

可以看到,只有一个函数有变化——StructuredQuery1::ReadPROPVARIANT()。由于相似度只有81%,函数的改变可以说相当大,对两者的流程图进行对比可以证实这一点:

所以说这个函数在LNK文件中做了什么呢?这就需要对上面提到的LNK文件中的search-ms文件结构进行一番深入研究了。

根据Shell Link(.LNK)二进制文件格式规范,Windows shell link文件包含几个必要组件和几个可选组件,每个shell link文件至少需要包含一个Shell Link Header,其格式如下:

除非另有说明,所有的多字节字段都使用小端模式表示。

LinkFlags字段用来设置是否存在可选结构以及其他各种选项,例如shell link文件中的字符串是否使用Unicode编码。下面是LinkFlags字段的结构分布:

有一个标志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被设置——HasLinkTargetIDList,在图中用位置"A"表示,即LinkFlags字段中第一个字节的最低有效位。如果设置了该标志,在Shell Link Header之后必须跟随一个LinkTargetIDList结构,该结构定义了链接的目标,并具有如下结构:

其中,IDList结构中包含了一个item ID列表。

ItemIDList的功能与文件路径类似,其中每个ItemID对应于路径结构中的一项,它可以代表文件系统中真实的文件夹,或者类似“控制面板”或者“保存的搜索”之类的虚拟文件夹,或者其他形式的嵌入式数据,作为“快捷方式”来执行特定的功能。想了解关于ItemID和ItemIDList的更多信息,请参阅微软的Common Explorer Concepts)。对于这次的漏洞来说,重要的是包含有搜索结果的LNK文件中ItemIDList和ItemID的结构。

当用户创建了一个存有搜索结果的快捷方式时,这个快捷方式会包含一个IDList结构,该结构以Delegate Folder ItemID开头,后面跟有一个和搜索有关的User Property View ItemID。通常来说,ItemID以下面的结构开头:

从偏移0x0004开始的两个字节与ItemSize和ItemType一起用于确定ItemID的类型。例如,如果ItemSize是0x14,ItemType是0x1F,偏移0x0004处的两个字节大于ItemSize,则可以认为ItemID的剩余部分是一个16字节的全局唯一标识符(GUID),LNK文件中的第一个ItemID通常是这种结构,指向一个文件或文件夹。如果ItemSize大于包含GUID所需大小,但是小于偏移0x0004处的两个字节,则称GUID后面的剩余数据为ExtraDataBlock,这段数据的前两个字节是一个大小字段,定义了之后数据的字节数。

对于Delegate Folder ItemID来说,该位置也有一个2字节的大小字段,代表剩余结构的字节数。它具有以下结构:

LNK文件中所有的GUID都以RPC IDL的形式存储,即GUID的前三个字段中,每个字段都是一个整体,以小端模式存储(可以看做是一个DWORD后面跟两个WORD),后两个字段中的每个字节都是独立的,举例来说,GUID {01234567-1234-ABCD-9876-0123456789AB}可以用以下的二进制表示:

\x67\x45\x23\x01\x34\x12\xCD\xAB\x98\x76\x01\x23\x45\x67\x89\xAB

并没有文档记录Delegate Folder ItemID的具体作用,但是该项中Item GUID字段指定的类很可能是用来处理接下来的ItemID的,因此整个路径结构的根命名空间就是这个由Item GUID指定的类。如果LNK文件中包含搜索结果,则Item GUID为{04731B67-D933-450A-90E6-4ACD2E9408FE},代表CLSID_SearchFolder,是对Windows.Storage.Search.dll文件的引用。

User Property View ItemID跟在Delegate Folder ItemID的后面,其结构与Delegate Folder ItemID类似:

其中的PropertyStoreList字段很重要,该字段中包含一个或多个序列化PropertyStore项,每项都具有以下结构:

Property Store Data字段由一系列属性组成,这些属性都属于Property Format GUID字段指定的类,每个属性都由一个数字ID标识,即属性ID或者叫PID。PID和Property Format GUID组合在一起就是属性键,即PKEY。如果Property Format GUID字段等于{D5CDD505-2E9C-101B-9397-08002B2CF9AE},那么PKEY的确定方式会稍有不同,且每个属性都会成为“属性包(Property Bag)”的一部分,具有以下结构:

属性包中一些元素的Name字段格式为Key:FMTID或者Key:PID,这些元素就确定了剩余元素的PKEY,这种情况下,就必须按照顺序排列属性包中的其他元素以使其生效。

如果Property Format GUID字段不等于我们上面提到的GUID值({D5CDD505-2E9C-101B-9397-08002B2CF9AE}),那么每个属性就由整数值PID标识,该属性具有以下结构:

其中TypedPropertyValue字段表示属性集中一个属性的类型值,具体可参考Microsoft Object Linking and Embedding (OLE) Property Set Data Structures规范第2.15小结。

在Windows SDK的头文件中定义了很多不同的PKEY,但是很多PKEY都没有记录,只能通过检查相关库文件的调试符号中的引用来识别。对于包含搜索结果的LNK文件来说,User Property View ItemID中第一个PropertyStore中的Property Format GUID字段为{1E3EE840-BC2B-476C-8237-2ACD1A839B22},包含一个ID值为2的属性,对应于PKEY_FilterInfo。

PKEY_FilterInfo中的TypedPropertyValue结构中,type字段可选值中存在一个VT_STREAM,使用这个值表示TypedPropertyValue结构由0x0042的type值,两个填充字节,以及一个IndirectPropertyName组成。IndirectPropertyName指一个可选流数据的名称,该可选流数据可能包含用于简单属性集存储的PropertySetStream包,或者包含用于非简单属性集存储的"CONTENTS"流元素,具体参考微软文档。IndirectPropertyName由宽字符串"prop"开头,后面跟一个十进制字符串,该十进制字符串是PropertySet包中的属性标识符,因为LNK文件使用的是序列化后VT_STREAM类型的属性,所以在查看IndirectPropertyName的时候,只检查它是否以"prop"开头,后面的值被忽略。这种情况下,TypedPropertyValue的结构如下:

Stream Data字段的内容取决于该流属性的PKEY值,对于PKEY_FilterInfo来说,Stream Data包含一个PropertyStoreList,其中又包含更多的序列化PropertyStore,其结构如下:

PKEY_FilterInfo中的PropertyStoreList是.search-ms文件中"conditions"标签的序列化结果,“conditions”标签的结构如下:

attribute标签的确切功能并没有记录,但是attribute标签中包含一个对应CONDITION_HISTORY的GUID,以及一个对应StructuredQuery中CConditionHistory类的CLSID,这就意味着,这种嵌套的condition和attribute结构可能表示搜索结果的历史记录,而attribute标签中的chs属性表示是否存在任何其他的历史记录。对上面这个结构进行序列化,并表示为一个PropertyStore,该PropertyStore放入PKEY_FilterInfo的PropertyStoreList中,这个PropertyStoreList会成为一个属性包,其中属性的Property Format GUID就是我们上面提到过的{D5CDD505-2E9C-101B-9397-08002B2CF9AE}。更具体地说,序列化后的Conditions结构包含在一个VT_STREAM类型的属性中,该属性由name字段的“Condition”来标识。综上,我们得到了一个结构如下的PropertyStore项:

其中,Condition object通常是一个“Leaf Condition”或者包含多个嵌套对象的“Compound Condition”,其中的嵌套对象可以是一个或多个Leaf Condition或者其他Compound Condition。这两种condition object都以下面的结构开头:

其中,Leaf Condition的Condition GUID为{52F15C89-5A17-48E1-BBCD-46A3F89C7CC2},Compound Condition的Condition GUID为{116F8D13-101E-4FA5-84D4-FF8279381935}。Attributes字段由attribute结构组成,attribute结构的数量由Number of Attributes字段决定,每个attribute结构对应于.search-ms文件中的一个attribute标签,以如下结构开头:

Attribute的剩余结构由AttributeID和Attribute CLSID决定。如果是上面提到过的CONDITION_HISTORY attribute,那么AttributeID字段设为{9554087B-CEB6-45AB-99FF-50E8428E860D},Attribute CLSID字段设为{C64B9B66-E53D-4C56-B9AE-FEDE4EE95DB1},剩余结构是一个具有以下结构的ConditionHistory对象,注意其中的字段名称与XML中attribute标签的属性名称相同:

如果字段has_nested_condition的值大于0,那么CONDITION_HISTORY attribute就有一个嵌套的Conditon object,而这个Conditon object本身也有可能有一个嵌套的Conditon object……

在读取完顶层的Attributes及其所有嵌套结构后,Compound Condition和Leaf Condition的结构开始不同,Compound Condition的剩余结构如下,其中的offset是相对Attributes字段结尾的偏移:

numFixedObjects字段决定了后面还跟有多少condition(通常指Leaf Condition)。

Leaf Condition的剩余结构如下,其中的offset是相对Attributes字段结尾的偏移:

其中,TokenInformationComplete字段是否出现取决于是否设置了上面对应的TokenInformationComplete flag,如果未设置,则该字段不存在,后面紧跟着下一个TokenInformationComplete flag,如果设置了,则紧接如下结构:

综上,下图显示了一个存有搜索结果的LNK文件可能的最简结构,简单起见,所有不相关结构都被删掉了:

只包含一个Leaf Condition的搜索结果就具有上面这种最简结构,但大多数情况下,存有搜索结果的LNK文件内会有一个Compound Condition以及许多包含Leaf Condition的嵌套结构。

漏洞

既然我们已经了解了存有搜索结果的LNK文件的核心结构,那么现在可以关注漏洞本身了,漏洞在于如何处理Leaf Condition的PropertyVariant字段。

Leaf Condition的PropertyVariant字段基本上是一个PROPVARIANT结构,该结构由一个2字节的类型以及属于该特定类型的数据组成。需要注意的是,StructuredQuery中的PROPVARIANT结构有一些不同,通常没有Microsoft规范中定义的填充字节。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如果其中的2字节类型值是0x1000 (VT_VECTOR)与另一个类型值的组合,那么结构中会有多个该特定类型的值。

PropertyVariant字段的解析是由我们之前提到的有问题的函数StructuredQuery1::ReadPROPVARIANT()完成的。该函数首先读入2字节的类型值,检查该值中是否设置了VT_ARRAY位(0x2000),因为StructuredQuery并不支持该选项:

之后函数会检查类型是否是VT_UI4(0x0013),如果不是,进入switch语句处理所有其他类型。

漏洞在于如何处理类型为VT_VARIANT(0x000C)的PropertyVariant。VT_VARIANT类型通常和VT_VECTOR一起使用,形成一系列的PropertyVariant结构。换句话说,这种类型就像是一个数组,数组中的每个元素可以是任何数据类型。

如果PropertyVariant的类型被设置为VT_VARIANT(0x000C),类型检查时会检查VT_VECTOR位是否设置。

如果没有设置VT_VECTOR位,ReadPROPVARIANT()函数会通过调用CoTaskMemAlloc()分配一个24字节的缓冲区,缓冲区会传递到ReadPROPVARIANT()的递归调用中,目的是想将紧跟在VT_VARIANT字段后的属性填充进缓冲区。但是在传递到ReadPROPVARIANT()之前,缓冲区并没有进行初始化(例如将其充满空字节)。

如果上面这个嵌套的属性类型为VT_CF(0X0047),这类属性包含一个指向剪贴板数据的指针,ReadPROPVARIANT()同样会检查VT_VECTOR位,如果没有设置,函数会尝试写入流中接下来的4个字节,写入位置由之前分配的24字节缓冲区中的一个8字节值指定。

由于缓冲区没有被初始化,数据会被写入未定义的内存区域,从而可能导致任意代码执行。下图中,WinDBG(启用Page Heap)显示的异常以及堆栈跟踪情况表明程序尝试进行数据写入:

如果攻击者可以正确地操控内存分布,让未初始化缓冲区包含攻击者控制的数值,那么他们就可以向该数值指向的内存区域一次性写入任意4字节数据。

总结

不给出解决方案的漏洞分析是不完整的,对于这次的漏洞,解决方案很简单,将分配的24字节缓冲区初始化为空字节,确保攻击者无法利用该内存位置之前留下的数据作为缓冲区内容。微软在二月份发布了他们的补丁,需要指出的是,三月份的时候微软又修复了另一个LNK漏洞,但是三月份的这个漏洞与本漏洞没有关系。

特别感谢来自趋势科技研究团队的John Simpson和Pengsu Cheng对于此次漏洞的详尽分析,有关于趋势科技研究中心的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go.trendmicro.com/tis/。

在未来,威胁研究团队会带来更多漏洞分析报告,在此之前,请继续关注ZDI团队,获取最新的漏洞利用技术以及安全补丁信息。

原文:CVE-2020-0729: REMOTE CODE EXECUTION THROUGH .LNK FILES,Trend Micro Research Team

*本文作者:s1len0eye,转载请注明来自FreeBuf.COM

本文作者:, 转载请注明来自FreeBuf.COM

# 漏洞 # CVE # lnk
被以下专辑收录,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 收入我的专辑
评论 按时间排序

登录/注册后在FreeBuf发布内容哦

相关推荐
  • 0 文章数
  • 0 评论数
  • 0 关注者
登录 / 注册后在FreeBuf发布内容哦
收入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