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黑客,NSA与自由软件

2014-01-07 +17 297329人围观 ,发现 17 个不明物体 头条观点
[sth0r@shawn-fortress]$ uname -a
Linux shawn-fortress 3.7-trunk-686-pae #1 SMP Debian 3.7.2-0+kali8 i686 GNU/Linux
|=-----------------------------------------------------------------=|
|=-----=[ D O   N O T   F U C K   W I T H   A   H A C K E R ]=-----=|
|=-----------------------------------------------------------------=|
|=------------------------[ #3 File 0x06 ]-------------------------=|
|=-----------------------------------------------------------------=|
|=------------------=[漫谈: 黑客,NSA与自由软件]=------------------=|
|=-----------------------------------------------------------------=|
|=-------------------=[ By Shawn the R0ck   ]=---------------------=|
|=-----------------------------------------------------------------=|
|=------------------------=[ Jan 1 2014  ]=------------------------=|
|=-----------------------------------------------------------------=|
--[ CONTENTS
0. Aaron Swartz - We should not forget
   0.1 Intro
1. * Manifestos - 3 branches are forked by Hacking spirit
   1.1 GNU Manifesto
   1.2 A Hacker's Manifesto
   1.3 A Cypherpunk's Manifesto
   1.4 extra bonus -- A Biopunk Manifesto 
2. What do we learn from Snowden's disclosure?
   2.1 NSA in your threat model - use crypto
   2.2 Cybersecurity industry standard corruption
   2.3 Tools we can trust
   2.4 Cyberwarfare: Inevitable shit
3. FOSS solution
   3.1 Leap of faith
4. Epilogue
5. Gratitude

--[ 0. 纪念Aaron Swartz离开地球一周年

    MIT,这个曾经是20世纪黑客的起源地,许多计算机和生物黑客都是在那里成长的,这样的一个黑客心目中的圣地却对Aaron Swartz作出了过分的事情,虽然Aaron离开我们快1年了,但这样的黑客我们不应该忘记他,纪念Aaron Swartz离开这个星球一周年是我们写作的动机之一。

----[ 0.1 Intro

The natural flow of technology tends to move in the direction of making surveillance easier, and the ability of computers to track us doubles every eighteen months.
                                                                               Zimmerman's Law

    过去的20多年中,FSF(自由软件基金会)和EFF(电子前哨基金会)一直是无ZF主义(Anarchy)对抗BIG BROTHER的最前线,这种对抗不仅仅是在技术领域,法律领域也是如此,NSA对很多在电子世界的"无ZF主义行为"都非常的头疼,密码学首当其冲的,因为密码学自诞生以来就是应用于公开化的场景,对早期密码工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Hacking Secret Ciphers with Python。

    随着自由软件运动在1980年代的兴起,越来越多的安全领域的黑客抱着professional paranoia的哲学加入到了其中,利用受法律保护的自由软件许可证( GPL, BSD, MIT, OPENSSL)发布了很多优秀的密码应用工具,这让BIG BROTHER的偷窥成本急速的增长,另外一方面,在1990年代出现了很多起违反当时USA密码出口管制的案例,这一系列的故事都是从1991年6月Philip Zimmermann在互联网上公布了PGP加密程序的源代码,FBI对Philip进行了多年的审讯,之后一名UCBerkeley的研究生以限制言论自由之名对US政府进行了诉讼,这个1995年著名的Bernstein v. United States案例最终导致了1999年判决打印出密码算法的源代码属于US宪法对言论自由的保护,之前的数次诉讼和判例也直接或者间接的让US政府放宽了密码出口管制,1990年代USA密码管制直接由国土安全局负责,2000年以后,密码管制已经放开,并且由商务部负责,这是对抗NSA在法律层面上的一次胜利。

    安全问题很多时候都归结于信任问题,请大家思考一下无ZF主义为什么会抱着professional paranoia的态度去怀疑一切,其核心是不信任NSA,而FSF和EFF所推动的自由软件项目又吸引了大批的old school黑客和普通用户,其核心是信任,怀疑权威一直以来都是黑客精神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即使Pekka从社会学的工作伦理的层面上研究的结果也是如此,某哲人讲过:适当怀疑论是必要的,其实安全威胁建模考虑NSA和设备供应商就是怀疑权威的体现。

    在过去的20多年里,FSF和EFF都不断的在告诉人们真相,可惜大众并没有把"真相"当成真相,而这种情况在2013年的Edward Snowden报料了NSA的一系列恶心的偷窥行为后,整个世界会由此发生一些变化,虽然不会太大,但也不会太小,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尝试以无ZF主义的角度,在"后棱镜"的时代性背景下去聊一些有趣的故事,内容可能比较零散,聊到哪算哪吧:-)

--[ 1. 有很多宣言

    这个星球上已经存在了很多xxx宣言s,通常人们谈到“宣言"这个词的时候都有一种打算向外界公告一些立场,或者我们称为是哲学或者态度的东西,或许对于生活在信息时代的黑客们不需要关心太多的"宣言s",但有那么几个宣言是必须了解和明白的,因为他们或多或少的代表了我们的哲学,甚至影响了我们探索个体人生意义的道路。

----[ 1.1 GNU宣言

  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invent it.
                                                                                      Alan Kay

    GNU宣言是自由软件运动的发起人RMS于1983年3月发布的,这部宣言是一部里程碑式的事件,RMS在其中讲述了GNU项目( GNU's Not Unix)的目标是以纯粹的自由软件替代UNIX,虽然GNU项目里的程序都能在UNIX上运行,但GNU系统并不等同于UNIX(注:翻看UNIXv7被重写成x86平台的源代码,当年的UNIX的确是所有的软件都打包成一个distro然后发布,里面包括了内核,shell以及相关的*utils),在GNU宣言中RMS也谈到了当时GNU项目的进度的情况,支持Lisp语言的Emacs编辑器,源代码级别的调试器(从时间表看应该就是GDB),兼容yacc的语法分析器,连接器和35个工具。

    RMS也谈到了他的动机是为了分享,不管怎么说,GNU宣言的确奠定了后来的自由软件哲学的很多内容,也是黑客们在自由软件领域的奥德赛之旅的开始,这漫长的旅途经历了快30年直到今天涌现出了无数优秀的自由软件:GNU/Linux, GNUDebugger, GCC, GNU Lib C, GnuTLS, GNU Guile, EMACS, etc。从法律层面上,GPL( GNU Public License)在北美和欧洲都受到了法律的保护,有法律也有判例,这也归功于无ZF主义中的像Eben Moglen这样的法律领域黑客。在无ZF主义看来,苹果和微软都是邪恶的软件帝国,这个帝国尝试用看似很酷的设计把一群傻瓜用户禁锢在数字世界的监狱里,此外,从安全性和保护隐私的角度,使用苹果和微软的产品也是非常不理智的,比如微软曾经在win98中放置NSA的public key和苹果应用商店里那600-700个所谓的白名单应用在old school黑客圈里并非秘密,甚至最极端的无ZF主义会认为购买M$和苹果的产品( windows, office, ipad,iphone, ishit)是为财团提供了研究各种"邪恶"项目(比如gene-modified food)的资金,好吧,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 1.2 一名黑客的宣言

"It's been a long long time,
I kept this message for you, Underground But it seems I was never on time Still I wanna get through to you, Underground..."

    这个section可能是更多安全领域的old school hacker们所熟悉的内容,如果觉得无聊请跳过;-)

    从规模性的涌现来看,地下黑客社区是从1980年代形成的,Phrack和2600都是那个时代的符号,即使到今天,很多人依然认为Phrack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地下电子杂志,其实DNFWAH也是受到了Phrack的启发而诞生的,不是吗?

    1950年代后期,第1代黑客们正在MIT玩弄着各种有趣的设备,当然也包括无线电方面的,在之后的30年中涌现了一大帮电话飞客,也就是今天意义上的通信黑客的前身,关于那一段历史可以参阅一本重要的著作EXPLODING THE PHONE: The Untold Story of the Teenagers and Outlaws Who Hacked Ma Bell,几乎所有的old school hacker们都会收藏这本书。

    经历了无数的hacking和对抗后,终于有一些年轻人觉得该总结一些东西了并且分享给整个社区,1985年11月17日,Taran King和Knight Lightning开启了Phrack Issue 1,在之后的1年里无数的黑客都在Phrack上分享了自己有趣的hacking经历,时间转眼到了1986年:

+------------------------------------------------------------------
| GNU项目按照标准的速度进行着,GDB正式发布,GCC正准备用C重写....
+------------------------------------------------------------------
| 因为毒刺和吹管,苏联入侵阿富汗陷入僵局.............
+------------------------------------------------------------------

    但这些事件都不是最重要的,重头戏是早期的玩Phreaking的电话飞客们开始转战计算机领域,这就是地下世界传说中的后来有一群既精通通信又精通*NIX系统的黑客,抽着大麻,喝着啤酒,唱着自由软件之歌,用着各种自己开发的能运行在各种操作系统(GNU/Linux, *BSD, Solaris, AIX, DEC-*, Windows, Macintosh)上的工具对整个corenetwork进行着有趣的"研究"......

    1986年9月,Phrack Issue 7上刊登了一篇名为"一名黑客的宣言"的文章,由一名叫The Mentor的年轻人所写,这份宣言的意义在于他是完全站在个体(individual)的角度来诠释了被后来Pekka Himanen称为社会学意义上的黑客伦理,这也算地下黑客社区第一次公开的发表关于地下黑客哲学的内容,向人们展示了hacking的动机,选择hacking之路主要目的是为了不断的学习和进化,因为不同地区(北美,欧罗巴,亚太,南美,etc)的地缘文化所代表的"标准型"无聊社会通常给黑客们无数的限制,这自然是黑客们所不喜欢的,所以地下精神(哲学)和不同地区的标准型社会主流哲学的对抗从未停止过,黑客想要的其实很简单,就是真相,至少在哲学层面上是这样,当然,在Aleph1在Phrack Issue 49发表了那篇震撼整个安全领域的论文Smashing The Stack For Fun And Profit的标题就具有很深的哲学性隐喻,Fun和Profit并非对立,而为了Profit而选择从hacker成为了security professional也不应该受到论断,这2者的关系非常的微妙:

*Fun,对于一些黑客,hacking是生命的一部分,如果停止了hacking甚至他们无法存活下去,记得黑客们都讨厌无聊的社会生活?对于安全领域的黑客们在编写poc/exploit时肯定会体验到上帝创世时的快感,比吸大麻或者可卡因更有快感?;-)

* Profit,金钱,当然很重要,Whitehat为商业公司而工作,那Blackhat呢?

==> 当然,不论whitehat还是blackhat都可能销售exploit或者干着地下的勾当;-) 所以少一些道德上的批判是正确的,不是吗?

Well,其实上面的都不重要,重点是:如果我们

--> 只有Fun的部分,太精神化了点吧,这很难让人们(业界)相信你真是一名real-life安全工程师,更重要的是,这会失去反思你和业界(世界)的关系的机会,而这不利于个体探索人生意义。

--> 只有Profit的部分,wow...这会更糟糕,就像一堆会棍拿着一篇议题跑遍全世界一样,他们和dead walk(行尸走肉)并没太多区别。

    我们坚信真正的黑客肯定是同时保持了fun和profit的部分并且有智慧去做一些平衡(trade-off),好吧,扯的有点远了,但我们还是打算谈谈从Phrack看安全领域的进化路线图来结束这个section,下面是Phrack从1985年的第1期到2012年的68期中Phrack编辑组的信息:

DATE        NAME                                        PHRACKZ
----------+-------------------------------------------+--------------------
2010-11-17 The Phrack Staff (p67..p68)
2007-05-27 The Circle of Lost Hackers (p64..p66)
2001-08-11 The Phrack Staff         (p57..p63)
1997-09-01 route                                        (p51..p56)
1997-04-09 route, Datastream Cowboy                     (p50)
1996-11-08 route, Datastream Cowboy, Voyager            (p49)
1996-09-01 Voyager, ReDragon, route                     (p48)
1993-03-01 Erik Bloodaxe                                (p42..p47)
1991-09-15 Dispater                                     (p33..p41)
1990-05-28 Crimson Death                                (p31..p32)
1988-10-12 Taran King + Knight Lightning                (p20..p30)
1988-06-07 Crimson Death                                (p18..p19)
1988-04-07 Shooting Shark                               (p17)
1987-11-01 Elric of Imrryr                              (p16)
1985-11-17 Taran King + Knight Ligthning                (p01..p15)

    1985年到1991年是Phrack也是地下世界最狂热的涌现的时期,在这一时期大部分黑客开始接触到了UNIX,并应用之前在电话飞客时代的经验和方法论开始探索新的领域:计算机硬件,软件和网络,到了1990年代初期,无ZF主义发起了Anti-Security movement(反安全运动),他们倡导把所有的安全信息都给完全公开,这也是Full Disclosure邮件列表诞生的时期,在1993年有一群黑客开始把精力放在了互联网的协议TCP/IP的研究上,另外一些人则继续享受挖掘栈的缓冲区溢出的乐趣,栈的缓冲区溢出在1988年的Morris蠕虫传播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1995年Thomas Lopatic发布了过去一年中在Bugtraq邮件列表中关于栈缓冲区溢出的研究,1996年Aleph1发布了那篇里程碑式的论文: Smashing the Stack for Fun and Profit,之后也出现了著名的字符串格式化漏洞,这就是为什么2000年左右的代码审计都是这样做的;-):

-----------------------------------------------
grep strcpy *.c
grep –E –e ‘printf\s*\([^”]+[,\)]’ *.c
-----------------------------------------------

    还有另外一件时期,Phrack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影响力巨大而且爆光了很多厂商的漏洞,最终US政府在2005年强行关闭了Phrack,为此EFF和FSF都出资跟US政府打官司,这期间Steve Wozniak还赞助了一些费用,最终胜诉,这是无ZF主义在北美的再一次胜利,这激励了在其他地区生活的黑客们,2007年Phrack重开,2007年到现在一共发布了5期,第64期一定不能错过;-)

    好吧,讲一个黑客宣言扯了这么一堆东西,希望你还在读…..

—-[ 1.3 一名电子朋克的宣言

May this night carry my will
And may these old mountains forever remember this night
May the forest whisper my name
And may the storm bring these words to the end of all worlds
                                                           Ihsahn, "Alsvartr"

    电子朋客运动是1990年代由美国数学家Eric Hughes等人发起的,Eric也是“一名电子朋客的宣言“的作者,电子朋客运动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证个体在信息时代的隐私问题,隐私和秘密不是相同的含义,隐私是一些不想让整个世界知道的事情,而秘密是一些不想让所有人知道的事情,黑客们认为隐私对于一个开放社会是必须的,但如何保证信息时代的隐私呢?答案还是和对抗NSA的问题一样:密码学是最有效的途径。

    无ZF主义一直都不期望任何政府,公司和其他任何大型商业组织来尝试保证个体的隐私权利,所以包括FSF和EFF在内的组织致力于开发一系列的密码软件甚至硬件来保护隐私,Eric本人就是地球上第一个发布匿名邮件转发服务程序的作者,加密方面有一系列的工具都是old school黑客们最喜欢的包括:GnuPG,TOR,OTR等等。GnuPG是GNU项目中的其中一个自由软件项目,主要是提供从1024到4096位的非对称加密和签名,这个项目我们得感谢Philip Zimmermann和自由软件基金会,这里多说2句,根据Snowden的报料,1024位的非对称密钥已经很危险了,因为即使是2048位也只相当于对称密钥在密码学级别强度的128位,其实在PGP邮件应用中,old school黑客们已经使用4096位(相当于对称密钥强度的256位)很多年了。

    电子朋客宣言中提到了另外一个对于开放社会非常重要的问题:必须保证匿名性。过去的很多个世纪以来要保证隐私是很难的,但在信息时代这成为了可能,但要实现匿名性的核心关键还是在于密码学技术,今天最成功的匿名网络Tor是由EFF赞助的项目,其诞生也或多或少的受到了1990年代电子朋客宣言的影响。再谈一点关于NSA为什么痛恨Tor?因为Tor自从项目开启后就定期的有研讨会,研讨的题目主要集中在“如果我们这样设计,NSA会怎么做?....如果我们这样实现,NSA会怎么日我们?"。

----[ 1.4 一名生物朋客的宣言

    对抗NSA的议题看似跟生物黑客无关,因为今天的主战场还是在信息技术领域,但为什么我们还是聊聊生物黑客呢?因为生物黑客和计算机黑客的进化轨迹几乎一模一样,连诞生的物理位置都几乎一样,这是巧合?还是涌现?计算机黑客是1950年代从MIT起源,之后传播到了西海岸的UC Berkeley,之后影响到了欧洲,之后全世界,生物黑客的进化地图和计算机黑客几乎一模一样,这里我们只是给自己一个提醒:下一个对抗NSA的战场可能是生物领域,或许战争已经开始。

    一名生物朋客的宣言是由现居比利时的美女生物黑客Meredith L. Patterson在2010年1月30日所写,这份Manifesto的内容对于计算机黑客而言很容易理解,黑客伦理影响的第一大领域当然是计算机领域,Creative Commons许可证作为类GPL在艺术领域的变种一直支撑着像Clearbits(当年的beta legal torrents)这样的艺术黑客社区的发展.但这个时代性的背景毋庸置疑的指向了科技,而能改变未来的三大科技就是AI, Biotechnology和Quantum Mechanics,如果非要用Singularitarian的术语:G(enetic), N(anotechnology), R(obtics);whatever,所有的技术的方向都是朝着Strong AI进军.当然这个过程会经历几个阶段,而这个阶段(2011--2022)则是生物科技商业化的最后预备阶段,难怪Bill Gates也在劝大家去研究molecular biology,生物黑客至今的影响力已经超过艺术黑客,成为黑客伦理直接影响下的第2大社区.

    从James Weis的文章Biohacking: The Beginning of the Biological Revolution(生物hacking:生物革命的开始)中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黑客开始关注生物领域,在1950年代诞生于美国东海岸的MIT的黑客伦理直接开创了电子计算机革命的产生,在车库里进行有趣hacking的范式也开始出现在了生物领域,黑客们通过自己亲手来制造一些设备比如用于操作和拷贝DNA的开源的openPCR的成本已经降到了500美刀,而像DIYbio,Genspace和Biohack这样的生物黑客社区也开始出现在了美国东海岸,黑客伦理再一次的在非计算机领域中涌现出了无数的黑客,过去的Cyberpunk变成了今天的Biopunk,今天的生物黑客将会成为明天的技术界领袖,或许早期的黑客Bill Gates的观点是正确的:“如果你想为世界带来巨大的变化,就应该研究分子生物学。这一领域的研究也需要黑客精神,而且将对人类产生同样深远的影响。” 20世纪的物理学的迅猛发展让人类制造计算机硬件成为了可能,形式化系统则成为了人类设计软件的房角石,但随着抽象层(abstract layer)和交叉学科中耦合度的增加让人类在复杂系统面前变成了弱智,我们不得不从已经习以为常的还原论哲学转向对整体论的思考,从Unix系统诞生至今40年的过程中,我们从计算机软硬件设计中获得了无数处理复杂性的经验,这些经验将把我们带向下一个范式的转移---生物领域,愿科技之神光照Alonzo Church,Alan Turing, John von Neumann的后代.....................

--[ 2. 我们从Snowden的报料中学到些什么?

    通过Snowden的报料不同的黑客肯定会有不同的解读,我们在这里主要以无ZF主义的个体和自由软件社区的角度来讨论从此次事件中学习到的东西,这个section有一些内容是参考了安全领域的大哲学家Bruce Shneier和自由软件法律领域黑客Eben Moglen的访谈议题:斯诺登,NSA和自由软件。Bruce Schneier相信不容介绍了,这里顺便提一下Eben Moglen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律及法律史教授,自由软件基金会理事会成员及义务首席法律顾问,软件自由法律中心创办人及主席,在"棱镜"事件以后,Eben以Snowden and the Future为议题有一系列的研讨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 2.1 NSA在你的威胁建模里 - 使用密码工程

    很多人说不care很多潜在的安全性问题,甚至不少人相信AES是绝对安全的,在安全领域当听到“绝对”这个词时你得去反思了,这是professional paranoia基本的态度,当然,在绝大部分情况下AES还是是安全的,但如果你的威胁建模中有NSA呢?是否需要重新来评估下这个对称加密系统选型的问题?

    虽然报料中看到NSA的所作所为就跟硬科幻小说里描写的一样,即使如此NSA肯定还是有成本限制的问题,NSA也需要一大群工程师来完成那些巨大的工程,合理的假设应该是"NSA会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密码技术",信息的不对称是客观存在的,过去的多年里NSA都知道自由软件社区在干些什么,但我们很少知道NSA在干些什么,从这个角度,或许我们应该感谢Snowden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这种信息的不对称。

    另外一方面,自动化攻击平台是NSA的必备武器,原因很简单,即使是NSA也不可能随便在街上找个人并且能在短期内把他们训练成old school黑客,old school黑客在这里主要指那些精通*NIX系统,网络(互联网和电信网),逆向工程技术,密码学,C/ASM的代码审计等底层技术的人。

    为什么密码学特别是端到端的加密是对抗NSA的有效途径呢?因为从报料的内容来看,密码学本身很难攻破,NSA并非在数学层面上具有优势,而更多的是通过盗取私钥,伪造证书和采用其他非密码学手段来达成那些肮脏的目的。甚至在对Google监听的案例中,NSA也没有破解从用户浏览器到Google服务器的加密数据,因为Google默认使用了客户端SSL/TLS认证,但NSA成功的监听了Google数据中心之间的流量,可能是因为成本问题Google并没有在数据中心的数据传输中加密。不管从什么角度,密码学仍然是最好的对抗NSA的手段之一。

----[ 2.2 信息安全行业标准的腐化问题

    Dual_EC_DRBG(双椭圆)是一种伪随机数生成器,在2006年时被NIST提案可作为国际使用,仅几个月以后就有人指出这可能是NSA的后门,安全领域的大哲学家Bruce Schneier在2007年也提出了质疑,Snowden在报料一连串"Big Brother"的全球监控计划后,RSA正式建议用户停用 Dual_EC_DRBG(solidot的中文报道),这一事件也影响到了自由软件社区,特别是OpenSSL和GnuTLS的实现,OpenSSL在2011年的FIPS模块当中加入了Dual_EC_DRBG,GnuTLS的libnettle和Mozilla-NSS并没有DUAL_EC_DRBG的实现。

    在这个问题上Bruce认为并不是所有的安全标准都存在安全隐患,他认为AES仍然是安全的,我们很难将Dual ECC的问题怪罪于安全标准的制定流程,实现更为重要,国际手机标准的密码算法A5/1并没有NSA的参与,但事实证明安全性存在很严重的问题,安全标准的问题的关键在于是否有公众的参与,要想保证安全标准不会腐化,必须有不同类型的人的参与,笔者认为得有自由软件的狂热分子,哲学性的无ZF主义以及像Bruce这样的人参与。

----[ 2.3 哪些工具我们可以信任?

    从用户的角度,GnuPG, Tor, OTR都是可以信任的,从开发者的角度,OpenSSL,GnuTLS是可以信任的,因为这些自由软件项目的参与者们有一些是security/crypto paranoia,他们的daily bread就是思考NSA会如何攻击这些项目,从设计和实现的角度,很多自由软件都非常不错。

----[ 2.4 网络战:不可能避免的狗屎

    有人问Bruce当NSA盯上你了怎么办,Bruce认为如果作为个体被NSA这种级别的机构盯上几乎无能为力。这可是超级APT啊;-) 回到正题,网络战会结束吗?几乎很难,如果国家间的对抗哲学都认为是要先发制人的话,其实最后双方都会成为受害者。在这种背景下是否我们变得没有希望呢?Bruce对于这个的看法倒是挺积极的:"社会的进步是因为人们勇于去思考那些unthinkable的事情,然后20,30年以后每个人都会说那是个很好的idea,当然这会需要很长的时间,但必须得有个开始。"

--[ 3. 自由软件的解决方案

Bruce Schneier认为自由开源软件比闭源然就更安全。基于2个基本的理由:

1,任何人都可以阅读源代码
2,很难植入后门

    我们大概不需要那么的担心(但不是不担心)NSA会往像linux内核,GCC,Glibc,OpenSSL这些基础性的自由软件中植入后门。根据爆光的文档表明,NSA其实是极端不愿意冒任何风险,NSA非常不愿意被爆光,所以NSA通常会选择"安全"的途径去行动,NSA时刻都在反思着他们的原则:“老子干坏事千万别被逮到。”,而自由软件社区有很多old school黑客在过去的20多年中为无数的项目都做代码审计和commit review,这也是为什么要给编译器植入后门并非易事。

    而很多企业客户在使用硬件盒子产品(传统三层状态防火墙, IDS/IPS, UTM,NGFW, etc)也遭受了空前的安全隐患,很多硬件盒产品在部署很多年都没有更新规则,甚至都没有更新已公开漏洞的补丁,一些商业厂商为了推销产品而灌输了一些错误的观念给客户:部署了硬件盒子就"安全"了,这一基本的理念完全违反了old school安全原则:

安全不是:

安全不是安装一堆防火墙
安全不是一个产品或者服务...( by Bruce Schneier)
安全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 by Bruce Schneier)
安全审计不是"扫描一堆端口"

安全是:

安全是考虑"你能在不影响业务的情况下组织不被入侵吗?"
安全是最薄弱的防线将成为你的短板
安全是你所在企业的资源(机器和人)的风险管理,需要专业技能,时间管理,实
施成本,数据备份/恢复的一系列流程
安全是关乎过程,方法论,成本,策略和人
安全是考虑"有人能社工进入公司并且访问计算机,磁盘和磁带..."
安全是24 * 7 * 365...持续不断..并且永不停止

    过去的几年里,越来越多的企业管理层意识到了那些硬件盒子并不能解决真正的问题,这里还得指出的是其实那些硬件盒子里运行着很多自由开源软件(linux内核, snort, surricata, BRO, l7, etc)但很多厂商从来没有为社区有所贡献。真正的企业安全是得靠雇佣old school黑客们在日常的工作流程中持续不断的去改进,当然,主流市场宣传"盒子万能论"和很难找到合适的old school黑客是2件事情;-)

    站在自由软件支持者的角度,我们并非认为那些硬件盒子不重要,而是需要其他的一些组合。Design for failure是无奈现状下的唯一现实出路,商业盒子加上开源方案的组合并非不可能,这样可以把不放心的部分相互cover一下,这是一种很重要的模式;大家因该把关注点从“盒子”,“产品”,“技术”更多往实处落,怎么设计,怎么开发,怎么配置?没有这些细节,都是夸夸其谈!而自由开源社区和old school黑客们在这方面给大家打好了很多基础。

    另一方面,自由开源软件可以为中小企业极大的降低成本,比如说加固服务器的需求,自由开源软件的解决方案可以非常快速的使用iptables/snort/psad/tcpwrapper/apparmor/openssl/apache搭建出系统层面的加固方案,而WEB层面也可以借助像DJANGO的内在规则以及mod_security来实现。

----[ 3.1 信仰的飞跃

    好吧,我们讲了一大堆,其实上面的内容并不像听上去的那么靠谱,或许你也觉得听上去也不怎么靠谱?:-)

    事实上没人能保证100%的安全,没有个体或者公司有能力去审计他们使用的所有软件的源代码,即使你有无限的资源也很难下定决心去这么干,MIT的CS第一门课程就告诉了未来的monkey-coder们,编程从本质上是一个信仰问题,即Leap of faith(信心的飞跃),这个词常被哲学界用于描述跨越本质界和现象界的鸿沟的唯一途径,回到正题,如果程序员A在写程序F时需要引用库H,但H又是由程序员B所编写,那你在写程序时就需要完全的信任B。但凭什么A会信任B所编写的程序H?因为我们做过code audit?或者是我们信任某自由软件社区曾经做过仔细的review?如果都不信那就得A亲自去做code audit,如果代码多到libreoffice这种级别呢?如果BOSS要求A必须在1个月内完成开发,那A只能被迫的信任B所编写的库H,最终A完成了信仰的飞跃。如果是使用GCC,你还是得多给自己点信心,克尔凯郭尔会怀疑GCC吗?;-)

--[ 4. 结语

    自由软件运动,电子朋客运动和地下安全世界,这看似三个完全不相干的群体却有着共同的哲学背景:黑客伦理,或者直接叫黑客精神吧。是黑客精神把这几群人聚集在了一起,他们是来自不同领域的黑客,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并且强大的敌人:NSA。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还会持续下去,相信NSA还是会不断的给自由软件社区带来"额外"的工作量,使用自由开源方案并不代表着就一定安全,一个自由开源软件是否安全取决于社区的活跃程度,参与者的代码审计的水平,从企业使用开源方案的角度,代码review+audit也是必须的,更重要的是需要对信息安全管理流程进行"加固",更... ...更重要的是,得回馈社区,只有生态链的成形才能保证最大程度的安全性。

    2013年,Snowden事件证明了FSF和EFF从来没说过谎,自由软件社区从未如此强大过,刚结束的30C3上也聚集无数的黑客商讨对抗NSA的方案,2014年有可能会成为地下精神回归的元年....

May the L0rd's hacking spirit guide us!!!

--[ 5. 感谢

    首先感谢过去几十年中与NSA对抗的黑客们,没有你们也不会有今天的一切,也感谢Phrack多年来的作者们,没有Phrack,old school圈里很多人或许不会进入安全领域,Phrack Issue 63的intro也写到:"As long as there is technology,there will be hackers. As long as there are hackers, there will bePHRACK magazine. We look forward to the next 20 years",甚至地下精神最好的体现就是Phrack本身。

    感谢诸多朋友们的宝贵意见和修正拼写错误,感谢的人排名不分先后:deftsp,LittleFater, phreaker, Robin Lee, Samson, Mike Bai, 修炼中的小鱼,yazhouli, Yifan Jiang, 百由服务员, Tom Li。

--[ 6 - References

Hacking Secret Ciphers with Python

http://inventwithpython.com/hackingciphers.pdf

Bernstein v. United States

http://en.wikipedia.org/wiki/Bernstein_v._United_States

Bruce Schneier and Eben Moglen: Snowden, NSA and free software

https://www.schneier.com/blog/archives/2013/12/eben_moglen_and.html

Interview with Snowden

Snowden and the Future

http://snowdenandthefuture.info/

The GNU Manifesto by RMS

https://www.gnu.org/gnu/manifesto.html

Hacker's Manifesto by _The Mentor, Phrack Issue 7

http://phrack.org/issues.html?issue=7&id=3&mode=txt

A Cypherpunk's Manifesto by Eric Hughes

http://w2.eff.org/Privacy/Crypto/Crypto_misc/cypherpunk.manifesto

The Many Flaws of Dual_EC_DRBG

http://blog.cryptographyengineering.com/2013/09/the-many-flaws-of-dualecdrbg.html

Trends in Cyber Security by Dan Geer

http://geer.tinho.net/geer.nro.6xi13.txt

Anarchism Triumphant: Free Software and the Death of Copyright

http://old.law.columbia.edu/my_pubs/anarchism.html

[本文由FB作者citypw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via github]

这些评论亮了

  • 路过 回复
    看了看这篇文章所属的DNFWAH杂志,一股装B高贵冷艳的气息扑面而来,且不提中文语法都说不通以及用以色列时间这种完全不知所云的标准,整个行文里我看不到old school带来的美德,有的只是“爱来就来不来就滚粗而且我还看不起你”的优越感,没错现在的实用主义让one man army确实越来越难实现,但把old school当成信仰来崇拜、遵循的时候这完全就是另外一个故事,别再糟蹋业已开放的黑客世界了好不
    )18( 亮了
发表评论

已有 15 条评论

取消
Loading...
css.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