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组织Anonymous揭秘:FBI曾悄然组织其活动

2012-07-05 84760人围观 ,发现 8 个不明物体 资讯

北京时间7月5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连线》杂志日前撰文,披露了黑客组织Anonymous如何选定目标、发动攻击,并让强势的政府或企业网站崩溃。

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黑客组织Anonymous揭秘

除了赫克特·沙维尔-蒙赛格(Hector Xavier Monsegur)之外,没人知道他为什么或是在何时成为了“Sabu”,并加入了奇怪、混乱的互联网知名黑客组织Anonymous。不过我们都知道“Sabu”被捕的那一天。2011年6月7日,联邦探员走进了他位于纽约下东的公寓,并威胁这位28岁的年轻人面临一系列指控,累计将被判入狱124年。也正是因为这样,赫克特·蒙赛格,这位曾在Anonymous被称为“Sabu”且有着众多粉丝的黑客,向一位新的、同样从不露面且神秘的大师屈服,这位大师就是:联邦调查局(FBI)。

在随后的8个月时间里,Sabu继续活跃在互联网上,并是Anonymous下属的黑客组织AntiSec的核心成员之一。Sabu不仅帮助丑化政府和企业网站,甚至还协助攻击了美国安全智库——全球情报分析机构Stratfor。但事实上,Sabu的所有活动均受到了联邦调查局的密切监控。法律执行官员后来向福克斯新闻表示,在去年8月认罪后的几周时间里,蒙赛格“几乎每天” 都在联邦调查局办公室协助该部门的工作。随后,蒙赛格还在自己家中继续协助该部门的工作,有一位联邦调查局探员每天24小时来监视蒙赛格。有些时候,联邦调查局的探员甚至会直接冒充Sabu。去年圣诞节,就在Stratfor被黑之前,Sabu还曾在网络聊天时向AntiSec成员表示,“我们已经习惯于高温;我们已经从第一轮攻击中存活了下来。”

设计师克莉茜·安格利科的绘画作品

Sabu所指的是发生在去年夏季的一系列逮捕事件,在全球至少有80名AntiSec的成员被各国警方所逮捕。当时,几乎不可能从Sabu的论证中挑出任何毛病,因为被逮捕的人并没有减缓AntiSec在2011年发起的恐怖攻击。2011年是Anonymous闯入全球地缘政治意识的一年,该组织支持了“阿拉伯之春”运动分子;攻击了安全产业;折磨了法律执行部门和情报机构;并发起了无数次对索尼和其它大型企业的攻击。随着抗议活动向西方世界蔓延,Anonymous又开始向他们提供重要的后勤支持(更比不说引起了媒体的极大关注),从抗议旧金山湾区捷运(高速交通统,BART)到遍及美国和海外的占领运动,处处都留下了Anonymous的身影。Anonymous已经计算出如何在全球进行渗透,以及如何召集机器和参与者。

不过Sabu并没有在第一轮攻击中幸存下来,他帮助联邦探员收集到的证据,让更多的Anonymous余党在第二轮攻击中被纷纷逮捕。今年2月份,国际刑事警察组织(Interpol)在全球逮捕了超过25名参与者;而且在几天之后,联邦调查局正式向媒体公布了蒙赛格与其进行合作的消息。此后不久,又有5名黑客被逮捕,其中1人来自AntiSec,另有4人来自于另外一个黑客组织LulzSec。在去年圣诞节时,Anonymous所使用的网络聊天室(Internet Relay Chat, IRC)的气氛还十分嚣张,到了这时已经变得一片悲哀。一位黑客写道,Sabu曾经在编程上辅佐过他。另有人归纳了Anonymous余党对Sabu与联邦调查局进行合作的总体看法:

2011年,Anonymous已经计算出如何在全球进行渗透,以及如何召集机器和参与者。对集体活动而言,Sabu的被捕就如同是减速带,但它是否仅仅只是减速带?肯定不能这样说,因为Sabu的被捕切断了Anonymous所谓的通往心脏之路,也就是Anonymous的组织活动皆被阻断。更精确的来讲:Anonymous声称自己并不组织任何活动,该组织并没有领导人,也没有吹嘘参与者数不胜数。这也就是说,几十、数百甚至数千人被捕,并不会阻止Anonymous的活动。(要知道,“我们是罗马军团,我们从不宽恕也从不忘记,世界等着我们”(We are legion; We do not forgive; We donot forget; Expect us)曾经是Anonymous叫嚣着的口号。)

不过联邦调查局逮捕的Sabu无法被轻易的替代。没有人能够否认,在2011年最著名的黑客攻击活动中,Sabu曾经扮演过何等重要的角色。推测下来,蒙赛格协助联邦调查局收集证据逮捕的黑客,也都是那些有着超高天赋的黑客。多年之后,或许有人会揭露Anonymous的领导人,曾在网上多么蔑视他们,却又时不时的会黑他们一下。如今,在这些Anonymous的成员被逮捕之后,Anonymous的整体自我概念将会遭遇一场大考。

Anonymous也许会向公众告知真相的可能——它不会因为主要成员的监禁、龌龊行为或贿赂而关闭——是让Anonymous成为向全球从政府到企业、再到非盈利性组织的强大体系发起挑战的一支恐怖力量。

事实上,Anonymous在没有领导人的情况下取得的成功,确实非常易于理解——
如果你能够忘记你所知道的组织如何运营。Anonymous是典型的“do-ocracy”,这是一个在开源运动中非常流行的短语。正如短语暗示的那样:个人提议活动,其他人参与(或是不参与),然后Anonymous的旗帜出现在活动之中。没有人批准活动或是为活动做出承诺,因此每一项活动必须依靠自身的力量。

很难理解的是——但是如果你想要在Anonymous成员被捕之后把握到Anonymous的未来,这一点非常重要——激进的政治觉悟为何与这些数不清的互联网“精英们”结合在了一起。Anonymous对政府和企业变得危险,不仅仅是因为它的技能(拥有大量的黑客)或是规模,而是因为它狂暴的本性。在创办之初,Anonymous仅仅是自娱自乐,但是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它已经成为了互联网某种自闭的免疫系统,无论是在线上还是线下,都会向任何被认为是自由之敌的人发起攻击。Anonymous由一群虚无主义者创办,但他们随后演变成为了信念鉴定的信徒。要了解这一不太可能的转型,以及Anonymous独特的组织方式,就有必要从Anonymous创办之初说起了。

Anonymous的起源

2008年3月在洛杉矶对山达基教会的抗议活动。反山达基教会活动也是Anonymous开始政治活动的关键一步。

Anonymous是从“4频道”网站(4chan.com)的泥沼中崛起的。在这个什么图片都能发布的流行图片共享网站抛弃了大多数网络论坛上传统的用户制度。与此相反,所有上传图片的人都被标记为“匿名者”;重要的是这个用户上传的内容,而不是这个用户本身。聚集在“4频道”上臭名昭著的“/b/版”论坛上过滤最少的板块一开始互相做恶作剧或骚扰,进而自我组织起来成为网站以外的力量,这个力量逐渐开始使用“Anonymous”作为称号,最后使之成为自己独有的名称。在这个论坛当中,“黑鬼”(nigger,蔑称)或是“同性恋”(faggot)这样的词汇随处可见。虽然“/b/版”论坛中可以轻易的发现种族主义或是偏执狂的痕迹,但是上述词语却与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b/版”论坛中使用的词语相当犀利,这些词语就像是警告外来者一样,涉足太深会变得更加糟糕。

“/b/版”论坛背后的推动力量是Lulz。Lulz(Lulz意为放声大笑,是短语“laugh out loud”的缩写)与困惑、贬低、幸灾乐祸相关,与任何能够让人放声大笑的事情有关。Lulz诙谐或是孩子气,但真正让他们变得对Anonymous如此重要,是因为在各种意义上讲,它都是自由的。Lulz的活动不需要任何成本,也不会受国境线的困扰,他们也不需要尊重社会传统。为寻求Lulz,早期的成员已经开始发动大规模精心安排的恶作剧,发送拒绝服务式攻击,或是直接进行黑客攻击。Anonymous式的“do-ocracy”活动早已出现,只是它不同于互联网时代的其它“do-ocracy” 活动。由于不会始终如一的组织活动——活动发起者可以放弃使用一个用户名,并使用另外一个名称——这意味着他们不会长期对活动负责。相反,Anonymous混乱的行动方式,便来源于“/b/版”论坛的无序构成。因为“/b/版”论坛没有用户名以及档案,惟一的文化便是你能够黑什么或是取笑什么,其余的人则在里面凑热闹。

“/b/版”论坛上经常出现的恶作剧名为“D0xing”。在该恶作剧中,涉及公开发布被攻击对象的个人信息(通常以数字文档形式发布,因此称为“D0x”),而且要尽可能的在更多的场所发布这些信息。绝大多数的攻击通常都属于幼稚的玩笑:以某人的名义订皮萨饼,或是为其他人订制乏味的垃圾邮件。80年代流行歌星里克·阿斯特利演唱的《永不放弃》,因为“/b/版”论坛上的恶作剧而在网络上爆红,产生了“瑞克摇摆(Rickroll)”现象。具体说来就是由网友
提供一条链接,并表示该链接与原讨论主题有关,但实际上链接却会把点击者送往阿斯特利的音乐录影带的界面。当有网友“上当”点了上述的“伪链接”后,人们便会说他们被“瑞克摇摆(Rickroll)”了。即便是美国民主党议员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也在官方视频中玩了一把“瑞克摇摆”。

崭露头角

在使用盖伊·福克斯的头像之前,Anonymous曾经使用过的标识

真正让Anonymous走向政治领域的事件,是反对宗教组织山达基教会(Church of
Scientology)的事件。2008年1月,山达基教会的一段视频被曝光。在该视频中,著名影星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宣布将把自己完全奉献给山达基教会。这段视频在互联网上疯传,并引发了众多的拙劣模仿和评论。因为山达基教会随后发出警告,可能会把发布或共享视频的用户诉诸于法律,这在“/b/版”论坛引起了轩然大波。随后,“/b/版”论坛发起了反对宗教组织山达基教会的活动,指责该教会试图在网上控制关于自身的信息,并表示抗议,进而成为关注的焦点。在当时的活动中,Lulz不仅希望让“/b/版”论坛的成员们感受到影响,而且还希望能够在真实世界产生影响。为了实现后一个目标,Anonymous开始有了真正的政治觉悟——通过一些全新、富有创意的方式来采取大规模行动。

2008年2月10日,“moralfag”(即Lulz组织内部的活跃分子)让整个反对山达基教会的活动达到了高潮。当天,一直在网络中出现的抗议活动突然成为了真实世界的抗议活动,这也是Anonymous首次在大街上举行示威活动。游行者购买了面具——电影《V字仇杀队》(V for Vendetta)中盖伊·福克斯(Guy Fawkes,企图在国会大厦炸死英王詹姆士一世“火药阴谋”的策划者)的面具,并进行签名。他们成百上千的出现在了山达基教会的教堂门外,并播放音乐和拿着标语行走,谴责山达基教会的罪行。游行者在超过90个城市举行了活动。

无论是取笑还是攻击,Anonymous此前绝不会对一个目标延续数日,但是在“Project Chanology”项目中,Anonymous却在4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把目标瞄准了山达基教会。2009年1月,一个18岁的年轻人赤裸上身从纽约地铁出来,徒步穿过时报广场,前往西46街的 “山达基教”(Scientology)中心。这个人很快就要成为Anonymous运动的脸面,以及布满毛发的胸部。他的皮肤看起来比较光滑,但这不是光线的问题;“快速体验者”身上涂满了凡士林。脚趾甲和一大堆用优雅的方式说头发以外的毛发,都被精妙地粘在他的后背、胸部和胳膊上。

在此人被捕两天之后,Anonymous开始组织了另一轮全球性对山达基教会的抗议活动,零星的抗议活动在整个2009年得以延续。与此同时,为打击山达基教会的网络服务器,Anonymous开始使用其最著名的工具:“低轨道离子炮”(Low Orbit Ion Cannon)。低轨道离子炮是一个用C#语言所撰写的开放源码程序,其主要功能并非攻击,而是用来进行网络应用程序的强度测试,以让开发人员检视程序的负载能力,即使这是个合法程序,但同时也能被用来进行恶意的拒绝服务攻击。使用者透过低轨道离子炮可连接发号施令的IRC服务器,并由该服务器决定共同测试(或攻击)的目标,由于多数的网络服务器都有规定连接的数量,一旦达到限制,就会停止运作,以达到阻断式服务攻击的效果。

形成规模

2011年7月在旧金山发生控制捷运运动。

因此,到了2010年年底,Anonymous已经准备好用政治和技术手段来采取更多的意识形态活动。2010年9月,一家名为Aiplex的印度软件公司表示,该公司当前为电影行业工作,多少有些像黑手党。对于那些托管着非法电影并且无视电影业向其发送的侵权警告的网站,Aiplex将采取非常手段比其就范,简单地说就是发起网络攻击。Aiplex在当年9月份采用拒绝服务式攻击攻击了著名的BT下载网站海盗湾。

Aiplex的这一做法无疑惹怒了Anonymous。Anonymous的报复迅捷有序,在第一个星期令Aiplex、美国电影协会(MPAA)、美国唱片工业协会(RIAA)、英国唱片业协会、ACS律师事务所等机构和公司的服务器分别宕机。其中,ACS律师事务所以对文件分享的激进态度而众所周知。对Aiplex和ACS攻击更为重要的一个后果是导致其敏感私人数据泄漏并自此通过BT广为传播。

在Anonymous的攻击中,数千名参与者从来没有考虑到他们也成为了Anonymous的成员,而且也可能从来不会知道这些活动都是由Anonymous的激进分子,也就是“moralfag”发起。这些新的Anonymous成员是否知道或是在乎“4频道”恶作剧的品牌已经不再重要,他们都与“/b/版”论坛的先辈们有着同样的品质。他们把带着面具参与Anonymous活动视为授权途径。他们终于能够做一些不仅仅是网络请愿、或是向电子前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捐钱的小事。他们终于可以瞄准一个目标,然后帮助打击这一目标。

几个月之后,当国际信用卡组织万事达卡(MasterCard)、维萨卡(Visa)和PayPal宣布将不再为维基解密(Wikileaks)接受资金转帐提供支持之后,Anonymous聚集的所有能量又找到了新的攻击对象。支持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阿桑奇在2006年成立了维基解密网站。这是一家非营利性网站,专门发表从匿名来源处获得的保密文件或者报告。维基解密网站的定位,旨在监督政府行为的“揭秘”网站。)的活动很快就获得了众多Anonymous成员的支持。在一项名为“复仇阿桑奇行动”(Operation Avenge Assange)中,Anonymous给阿桑奇写信,阐明他们黑客组织的行为原则。在Anonymous通过“低轨道离子炮”发动攻击的同时,他们还通过网络群体聊天这一途径招募了更多的参与者加入这一活动。很快,他们便让万事达卡和维萨卡的网站处于瘫痪,并让PayPal网站速度变得极为缓慢。当全球各国都将目标瞄准维基解密之时,Anonymous却选择蜂拥而入支持阿桑奇。

阿拉伯之春

2011年2月斯利姆·阿马姆(Slim Amamou)在突尼斯。Anonymous开始支持“阿拉伯之春”运动

也正是对阿桑奇的支持,让Anonymous最终成为了一只可怕的联盟。从2011年开始,Anonymous参与的活动要比往年参与的活动更具有影响力。2010年12月,也就是“阿拉伯之春”运动萌芽阶段,突尼斯独裁者扎因-阿比丁·本·阿里(Zine el-Abidine Ben Ali)宣布开始封堵突尼斯和其它阿拉伯国家与维基解密网站之间的联系。很快,数名Anonymous成员便在网上开设了一个名为“#optunisia”的聊天室,开始探讨将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这也是Anonymous首次开始认真的策划政治项目。不久之后,OpTunisia组织便募集到更多的参与者,这也就标志着Anonymous的组成已经接近完成。在这时的活动当中,“Kayla”、“Topiary”、“tflow”和“Sabu”开始崭露头角,并成为了行动的领导人。

在随后的几周时间里,Anonymous攻破了突尼斯证券交易所和众多的政府网站,而且还向媒体透露了有关突尼斯国内起义的进展情况。Anonymous还发布了一个“关怀包”,内容涉及如何绕过突尼斯的隐私限制,其中包括一个火狐脚本,来帮助突尼斯人在使用Facebook时不受政府的监控。支持“#optunisia”的人当中包括了一些突尼斯人,直言不讳的博客斯利姆·阿马姆(Slim Amamou)便在其中。在阿马姆于2011年1月6日被捕之后,#optunisia聊天频道的参与者几乎不睡觉的在等待行动的口号。但是在8天之后,突尼斯政权倒台,阿马姆被任命为新政府的一名部长。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Anonymous对突尼斯有多么重要,但是突尼斯改变了Anonymous的一切。随着“阿拉伯之春”在阿拉伯国家的蔓延,Anonymous逐渐成为了一直非常重要的力量。突尼斯的胜利,也是Anonymous首次在真实的斗争中取得胜利,而且Anonymous非常喜欢这种感觉。在此之后,Anonymous也开始了修整。2011年2月5日,英国《金融时报》援引一家名为HBGary Federal的安全公司首席执行官阿龙·巴尔(Aaron Barr)的话称,他已经发现了Anonymous背后的领导人。巴尔当时曾表示,Anonymous有30多名活跃份子,其中包括了10名做出最终决定的高级黑客,而且他已经掌握了这些人使用社交网络的真实姓名。巴尔当时表示,在即将举行的安全大会中,他将把这些公布于众。

这家原本鲜为人知的公司由此备受关注。HBGary Federal的郑重宣言却成了业界的笑柄,巴尔的挑衅无疑遭到了Anonymous的报复,该组织侵入HBGary Federal的服务器,向全世界公布了公司的绝密安保工作文件。这个小小的网络报复收获了不可预料的成果:巴尔也参与了监视工会和攻击“危机泄密”的计划。

巴尔随后亲自到聊天室与Anonymous成员就此事进行谈判。Sabu回答说,“你打算通过打击Anonymous来博取媒体的眼球。现在我们来问问你,你已经获得了媒体的关注,这种感觉如何?”

LulzSec分支

对HBGary Federal的攻击让Anonymous背后的核心黑客们自信心得到了极具的膨胀。他们中间包括Sabu在内的一小撮,在2011年5月从Anonymous分离出来,成立了名为“Lulz Security”或为“LulzSec”的分支机构。没有人能够知晓LulzSec成员的具体人数,也没有人知道他们都是谁,因为只有在发动攻击时,他们才会在聊天室成立一个封闭的频道,相互进行联系。Sabu扮演的角色类似于领导人;Topiary则扮演新闻发言人;Kayla和其他人则负责寻找和探
索缺陷。

在创办短短50天时间中,LulzSec完成了一连串的攻击:包括私有企业、政府网站等。其中,LulzSec对索尼进行了6次攻击,对美国参议院网站进行了2次攻击,对联邦调查局一个附属网站进行了一次攻击,并且把获取的帐号数据发布到了互联网上。此外,LulzSec还攻击了网游“EVE Online”、《英雄联盟》、“Minecraft”的服务器。随后,他们又把用户帐号、密码发布到了一家色情网站上。在2011年5月和6月期间,LulzSec出现在媒体中的频率远远超过了过去以往的所有黑客组织。LulzSec保留了“/b/版”论坛过去所有的无组织攻击方式,但却又融入了在#optunisia中锤炼出的尚处在萌芽期的政治意识。

到了6月19日,LulzSec宣布解散,并重新加入Anonymous成立一个名为AntiSec的组织。AntiSec同样也是一个封闭的组织,但带有着明显的政治目的。在2011年剩余的时间当中,AntiSec攻击了孟山都公司和咨询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美国亚利桑那州和德克萨斯州的警察协会;澳大利亚和津巴布韦政府网站等等。但是绝大多数AntiSec成员并不知情的是,在LulzSec逐渐凋零之时,联邦调查局已经抓捕了Sabu,并对其进行了控制。也就是说,联邦调查局在这时不仅已经加入了Anonymous,而且还成为了其背后的领导人。

幕后真凶

参与Anonymous活动的究竟都是些什么人?如果看看因Sabu而被捕的人员名单,你就会发现他们均符合标准的黑客定义——年轻、男性、绝大多数是白人。如果我们相信联邦调查局,那么“Kayla”和“Topiary”均为英国青年,年龄分别只有23岁和19岁。其他被捕的人与上述二人基本相仿:他们绝大多数均为男性,年龄在十几岁至30多岁不等,居住在美国和欧洲各个城市。

但是仅仅凭借着这些被捕的人就完全定义Anonymous是错误的。在被捕的人当中,包括了一些黑客,但其他人只是因为使用“低轨道离子炮”攻击而触犯了法律。通过获得更多人的支持,黑客们的威力才能够显现出来。Anonymous绝大多数的活动均为有计划有组织的。在特定的一段时间内,数千名Anonymous成员会聚集在聊天室,构思如何开展活动。也正是他们的群策群力,才让Anonymous有了如此的力量。

绝大多数时间和绝大多数的频道,几乎没有人参与聊天。有些时候,整个聊天室都是潜水者,没有一个人出来进行发言。一旦确定了活动的内容,成百上千的Anonymous成员便会在短时间内聚集在一起——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Anonymous的新成员,都渴望着能够完成一件任务。在很短的时间之内,空荡荡的聊天室便会迅速成为重大攻击的筹划场所。

就拿抗议旧金山湾区捷运活动来说。2011年8月份,示威者为抗议警方向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查尔斯·布莱尔-希尔(Charles Blair Hill)开枪而决定示威游行,捷运关闭旧金山4个地铁站的手机基站,阻止示威游行。示威游行或许对旧金山大都市之外的地区不会产生大的影响,但捷运关闭地铁手机基站服务却引起了网民对政府行为过激及公民自由的担忧。

Anonymous开始倡导“控制捷运”计划。其中一名活动家称:“我们将通过#OpBART计划向捷运演示如何阻止一场暴乱。”随后,Anonymous的黑客攻击了旧金山湾区地铁网捷运警察工会网站,并将其数据库发布到网络上,其中包括成员的姓名、电子邮件地址、家庭住址和密码。在捷运的官方网站mybart.org被篡改后不久,加利福尼亚州交通安全办公室辖属的californiaavoid.org网站也遭到明显篡改。#opBART Facebook网页声称,篡改网站是Anonymous抗议捷运的一部分。

占领华尔街

在“控制捷运”之后,Anonymous很自然的继续支持了“占领华尔街”运动。又一次让人感到惊讶的是,Anonymous对此次活动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占领并不是Anonymous的计划,Anonymous的成员也不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主要成员。但是在此运动之初,Anonymous便明确宣布对此活动予以支持。

帕里·杜克维克(Pari Dukovic)的绘画作品

就如同OpTunisia活动一样,“占领华尔街”不可避免的改变了Anonymous,它让Anonymous参与的活动变成为政治运动。也就是说,四年前开始出现的“Project
Chanology”项目,如今已经真正完成。虽然并不是所有的Anonymous成员都支持占领活动,但令人惊讶的是,有如此数量庞大的Anonymous成员参与了这场活动,而且只是直率的答复道,“同样。”

当然,“占领运动”最终的瓦解,也让Anonymous成员感到了一丝悲愤,这样能够解释为何AntiSec的下一个攻击对象——私有情报公司Stratfor——会遭到如此猛烈的攻击。包括Sabu在内的黑客们,在攻击Stratfor时要比他们攻击HBGary以来的攻击对象猛烈的多。Anonymous随后声称,从
Stratfor窃取了200GB数据,其中包括电子邮件和客户的信用卡资料。Anonymous称,它之所以能窃取到信用卡资料,原因就在于这些资料没有加密。要知道,Stratfor的客户包括了美国陆军、美国空军、迈阿密警察局等。Anonymous还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个链接,指向
Stratfor的客户。Anonymous还从Stratfor的客户信用卡中窃取了大约70万美元资金,并把绝大多数的资金捐献给了慈善机构。

Stratfor在发送给会员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这次攻击后,该机构已经关闭了服务器和电子邮件服务,“我们有理由相信企业客户的名字已经被发布到了其他网站。我们正在积极地调查客户信息被泄露的范围”。

陷入低迷

除了赫克特·沙维尔-蒙赛格本人之外,没人知道他为什么或是在何时成为了“Sabu”。直到2012年3月6日这一天,当联邦调查局对外透露了沙维尔-蒙赛格的真实信息,以及他一直在联邦调查局的监视下工作。绝大多数的Anonymous成员并不知道Sabu是谁。但是当他摘下面具之后,这无疑给Anonymous成员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聊天室不再谈论筹划什么行动,而是探讨如何明哲保身,如何识别联邦调查局探员和密探。一个愤怒的群体变得更加愤怒,就在此新闻播出之后,一位Anonymous成员写道,“我们必须选择支持人生,我将一如既往的从事为Anonymous所从事的事业。Anonymous们加油!”

当然,Anonymous的活动依然在继续,只不过与以往大不相同。不过需要注意的
是,Anonymous一直在不断的变化,从来就没有相同过。众多成员,特别是一大批天才和精神领袖的被捕,让Anonymous低迷了一段时间。但是即便是原来的AntiSec成员全部从网络中消失,AntiSec也并未完全消亡,只是这一次,它完全由一群传统的黑客所组成。

今年4月份,AntiSec攻击了佛罗里达州莱克郡地方官的网站,并在4月27日把数GB的敏感信息发布在了互联网上。今年5月底,AntiSec又攻击了芝加哥警察局,以报复芝加哥警方残忍镇压反北约抗议者。同一时间,AntiSec还攻击了司法部下属的司法统计局的官方网站,并公布了相当数量的内部数据。只是在这些攻击中,与过去Sabu组织的活动已经完全不同,参与者甚至不再相互联系。

在逮捕事件发生之后,Anonymous似乎已不再像过去那样恐吓政府和企业。
Anonymous并非意见统一,但不知为何他们依然能够成功的用统一的声音讲话,要求网络自由则是他们的主旨。这正是因为这样,Anonymous的标识还是会时不时的出现在政府和企业网站当中,盖伊·福克斯的头像还是会出现在我们城市的街道上。

文/腾讯科技

发表评论

已有 8 条评论

取消
Loading...
css.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