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onicle准备倒闭,罪魁祸首真的是Google吗?

2019-11-14 56059人围观 ,发现 3 个不明物体 资讯

众所周知,Chronicle是Google家的兄弟公司,而这家网络安全初创公司按理来说本应该彻底改变整个安全行业的,但现在却正在走向“倒闭”的边缘。

在2018年初,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宣布了一家新型“独立”创业公司的诞生,这家公司就是Chronicle,而这家公司本应彻底改变网络安全的态势,但现在呢?Chronicle当时曾发布过一个旨在共构建、组织和帮助企业管控其安全相关的数据,但现在这款工具貌似也并没有实现它当初的“诺言”。

当时在发布这款产品时,Chronicle宣布的东西也有些过于激进了,当时Chronicle曾对外声称:“Chronicle将利用机器学习和Alphabet近乎无限量的安全遥测数据,可以帮助各大企业和组织了解已知的恶意软件以及互联网基础设施安全状态,并可以利用这些数据来帮助公司的安全团队检测和应对潜在的入侵攻击。”更重要的是,根据这家初创公司首席执行官Stephen Gillett的说法,Chronicle仍将独立于Google公司。

Gillett在其发布的一篇博客文章中写道:“我们希望安全小组的工作速度和影响力能提高十倍以上,帮助他们更容易、更快、更节省成本地捕捉和分析安全信号,而这些信号以前是很难被找到的,而且检测成本也非常高。虽然我们的目标可能需要花上数年的时间才能实现,但我们愿意去做,也绝对会做到,这是我们Chronicle给大家的承诺。”

虽然在当时,很多人并不知道Chronicle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很多安全业内人士都认为Chronicle很有可能会颠覆整个安全行业,并且对其保持着高度关注。因为目前的网络安全领域充斥着大量相对陈旧的反病毒以及防火墙等安全技术,而大家都在努力寻找更新颖的安全解决方案,Chronicle的出现正好给大家打了一剂“强心针”。

但是,但是,但是!就在Gillett和Chronicle的这条公告发布的一年半之后,Chronicle竟然被并入了Google公司的云计算部门,这就很尴尬了。有些员工甚至还认为Chronicle的管理层抛弃了他们,而且还背叛了Chronicle当时成立的初衷。实际上,当时Chronicle的首席执行官以及首席安全官都已经离职了,而他们的首席技术官也在一个月之后选择了离职,除了高管之外,很多员工也在做离职的打算并寻找下家。

Motherboard在采访该公司的其中一名员工时,该员工竟然说:“Chronicle已经倒闭了,是Stephen Gillett和Google干的!”

根据我们对在Chronicle不同发展阶段入职的五名现任以及前任员工的采访,员工离职的原因包括Chronicle的发展方向背离了成立时的初衷和愿景、首席执行官“天高皇帝远”、对Chronicle的未来缺乏明确性,以及对这家初创公司被Google吞并而感到失望。

一名目前在职的员工表示:“周围的同事一直都在不断地辞职,由于我们没有真正的产品研发路线图,销售人员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工程师们也是因为这些原因而感到沮丧,所以很多同事都在不断转移到Google的其他部门工作,或者是忙着寻找下家,也没人愿意再在Chronicle工作了。”

搞笑的是,Gillett在离开Chronicle便立刻加入了Google,并在Google内部担任职务。Chronicl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财务官Mike Wiacek目前已经完全离开了公司,根据两名现任员工和两名前任员工透露的信息,Chronicle的首席技术官Will Robison也对公司内部宣布他即将离职。

在Wiacek发布的一篇正式离职声明中,他表示在Alphabet组织工作了十三年,现在决定彻底离开这个组织。在这片声明中,他没有详细说明自己离职的原因,不过他有提到过初创公司Chronicle内部存在很大问题。

“Chronicle已死”

根据一位现任雇员透露的信息,Chronicle目前已经毫无企业文化可言,大家已经变成了一群“僵尸”,都在寻找“出路”。

目前,Gillett没有回应任何一名记者的提问和置评请求,当被要求发表评论时,Google公司的一名发言人提供了一条链接,这条链接指向6月份的一篇关于Google宣布收购Chronicle的博文

在上个月的一次采访中,Gillett貌似也在跟我们打马虎眼,他虽然承认是有一些员工对于加入Google而感到失望,但他认为此次合并不应该是一件坏事,而且他还表示Chronicle不存在任何员工问题。

不过,在Chronicle失去了三名最重要的员工(高管)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量员工的离职,这都表明这家业界最受关注和其他的网络安全公司正在面临严峻的挑战,而Google对于如何处理这家公司也显得有些头疼。

好景不长

Chronicle本应与其他网络安全公司有所不同,该公司的计划是变成一家真正有空间在网络安全领域尝试新事物的公司。一位前雇员表示:“这个想法很早就提出了,我们要建立一家能够做伟大事情的初创企业,所以目标非常远大。而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独立于Google的常规框架之外。”

实际上,Chronicle当时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从某正程度上来说,当时的Chronicle不仅拥有无与伦比的“自由”,而且资金也近乎“无限”。但是,这种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而且最初所带来的“轰动”也就只持续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在跟Google的生态系统进行结合之后,Chronicle已经无法实现敏捷、快速和创新了,这种痛苦对于Chronicle的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

实际上,Chronicle有很多员工之前都在Google公司任职,他们将自己的文化带到了Chronicle。但是到后来,Chronicle甚至只允许员工使用Google自己的工具来进行工作,这种行为甚至直接妨碍了项目的发展进度。

很多员工都认为,Gillett其实就是一个傀儡,除了钱之外,他根本不在乎公司在干什么。而大家都对这样的行为和想法感到厌倦,难道这就是我们要来跟随和为他做事的领导吗?

除了梦想之外,“面包”也是Chronicle员工感到失望的一个因素。跟Google的普通员工相比,Chronicle的一些员工工资和股权更少,因为原因就是这些人“只”是在为一家初创公司工作而已。

就在今年的八月初,也就是在Chronicle被Google吞并的一个月之后,Chronicle的员工聚集在加州帕洛阿尔托的Google大楼参加聚会。这次聚会应该是一个欢迎新员工和庆祝创业公司迎来新面貌的聚会,但对于大部分员工来说,这其实跟“葬礼”没多大区别。

* 参考来源:vice,FB小编Alpha_h4ck编译,转载请注明来自FreeBuf.COM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已有 3 条评论

取消
Loading...

特别推荐

推荐关注

活动预告

填写个人信息

姓名
电话
邮箱
公司
行业
职位
css.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