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黑客 Party,有关热爱的一百个瞬间

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还有我们的家人,我们不是电脑专家,我们只能无条件依赖这些设备。而假如没有黑客对他们的检验,我们将失去那道保护我们的透明藩篱。

大家好~我是史中,我的日常生活是开撩五湖四海的科技大牛,我会尝试各种姿势,把他们的无边脑洞和温情故事讲给你听。如果你特别想听到谁的故事,不妨加微信(微信号:shizhongst)告诉我,反正我也不一定撩得到。



这场黑客 Party,有关热爱的一百个瞬间

文 | 史中 @浅黑科技


(1)


北京,相当于2.5个上海,8.4个深圳,15个香港,21个纽约,27个首尔。

它大到有些残忍。

我猜,你我都一样,从清晨闹钟不懂事的嘶吼,到凌晨手机依依不舍的微光,串起了一整天地铁上人挤着人摇摇晃晃却根本没有机会跌倒的生活。太阳东升西落,但你站在原地,硬是想不起自己上一次抬头望天是什么时候。

这些,对于大多并非生于斯却很可能葬于斯的我们来说,都不算什么。

但就在某个时候,你突然发现,这城市的里人们虽然操着同样的语言,却根本没有耐心听完对方在说什么。刹那间,你手足无措。

所以才有人写,北京,有2000万人假装在生活。

2018年5月11日。就当我站在 DEF CON China 现场的一瞬间,这种“假装生活”的感觉和我身边的一切都像是折叠了,随着灯光和噪音一起向后褪去。

Clipboard Image.png                      DEF CON China

就像猛地干掉一杯烈酒。

我开始回忆。

DEF CON,是这个星球上黑客们最大的 Party,没有之一。如果非要比喻的话,它大概相当于黑客界的奥斯卡和世界杯。

1993年,传奇黑客 Jeff Moss 为了给即将搬走的朋友一场温暖的告别,聚集了一百多位黑客,举办了第一届 DEF CON Party,26年就这样过去了,直至最近的一次 DEF CON,现场人数已经飙升到 35000人。

我第一次走进 DEF CON,是在2016年的拉斯维加斯。这座沙漠里的城市本就不太真实,当我穿过几百台赌机进入硕大的会场时,那种不真实的感觉愈发强烈。

Clipboard Image.png                      2016年 DEF CON USA

现场昏暗,只有繁星一样的彩灯翻滚闪烁。穿过一道道拱门,音乐震耳欲聋。然而,和现场嘈杂的气氛对比鲜明的是,不同肤色的人,无论高矮胖瘦,都在集中精神盯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七八排桌子上,点着排灯,人们在灯光下焊接电路板,青烟飘起,消散在黑色的空中;

对面,一辆已经被大卸八块的汽车,中枢系统被取出,七八个人围着它噼噼啪啪敲代码;

另一片角落,人们围坐在众多圆桌前,就像参加婚礼一般。而他们面前没有饭菜,只有几把明晃晃的锁头,每人手中都有两根铁丝,他们在学习如何开锁;

幕布之后,别有洞天。几条长桌围成一个硕大的圈,每一张桌子属于一个战队,前面挂着明晃晃的队旗。他们正在参加这世界上最高规格的黑客大战 DEF CON CTF。无数黑客年少时的梦想,正是在这间屋子里捧起最后的圣杯:那个冠军才有资格拥有的黑色的胸牌。

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而我却硬生生无法挪开步伐,就像被什么狠狠击中,我搜肠刮肚,却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表达。

六百多天之后,那些历历在目的情景,像梦境一样重新把我围住。

这就是我眼前的 DEF CON China。


(2)


这是 DEF CON 诞生26年以来,首次离开拉斯维加斯。百度安全把它带到了此地——北京。

在 DEF CON China 的现场,人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操着不同的语言,但是他们却交流着同样的 Hacking 技术话题。

在这一刻,会场变成了人情淡漠北京的“法外之地”。

Clipboard Image.png

和美国相同,DEF CON China 也主要分为四部分:

演讲:各路顶级大咖分享他们的最新研究;

Village:开锁、焊接电路等新奇的动手项目,让初学者高手黑客精神;

Workshop:进阶的黑客教学,围绕不同的主题开课实操教学;

CTF:黑客战队大赛。

之所以说它相同,并不仅仅因为在形式上一致,而是那些分散在不同大厅中的人们,他们眼中都闪着光。

“全世界的黑客没有任何区别,他们热爱探索,他们想要答案,他们只是不甘平凡,不愿循规蹈矩。” DEF CON 全球大使 Jason E.Street 曾对我说的这句话,形容的正是我眼前的场景。

在演讲会场之外,我看到了如春运一般的巨大长队。

无数人聚集在各个会场之外。

Clipboard Image.png

而就在转角处,一个只有十三岁的男孩站在那,他是专门买票来进阶自己的黑客技术的。

Clipboard Image.png

在一个开锁主题的 Village 中,这位女黑客不羁地坐在窗台上。

Clipboard Image.png

而在电梯里,一位女士抱着她的孩子,举起 DEF CON 胸牌,满脸笑意接受我的拍照。

Clipboard Image.png

而在旁边的房间,另一位美女向我展示了会随声音一闪一闪亮晶晶的胸牌。

Clipboard Image.png

楼上沸腾如斯,楼下的急救车已经准备就绪。

Clipboard Image.png

把 Jeff Moss 介绍给百度安全的呆神,今天也出现在了现场,他前两天骑摩托车刚刚腿部受伤。他就这样摇着轮椅,大摇大摆左冲右突。

Clipboard Image.png                                                                                 呆神

百度安全的老大马杰手握话筒,声音有些激动:“DEF CON 用了26年时间,走过了十个时区,才来到了中国。”

他的声音在现场回荡,人们掌声雷动。似乎有人在说,这条路走了多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来了。

Clipboard Image.png

DEF CON China 没有特别的主持人,马杰把话筒交给百度总裁张亚勤,张亚勤把话筒交给 DEF CON 创始人 Jeff Moss,Jeff Moss 又把话筒交给讲者。就像奥运圣火一样。

在这瞬间,台上的他们和所有观众是完全平等的,他们面前都站着同一尊神。

Clipboard Image.png

(3)


身边坐了一个亚洲面孔,我随意一问,大吃一惊。他飞了14个小时,才来到此地。

他为什么不在沙发上吃着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而是来到 DEF CON?

我想到了我自己。

2001年11月,我终于在音像城卖盗版光盘的小姐姐那里淘到了梦寐以求的 WindowsXP 安装盘。小心地夹在书本里塞进书包,蹬着自行车,穿过车水马龙的城市广场,像飞一样回家。

在那个时间点,Windows 并没有出中文版,屏幕上出的是:Windows XP Professional。即使是这样,那个纯蓝色的界面闪现出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陶醉了。

对于十几岁的我来说,那就像一个新的生命,哪怕是只是一个“Next”按钮,我都试着拿文曲星把屏幕上所有的英文都查一遍才敢点。

然而,在十七年前,微软的硬件兼容还远不如今天这么童叟无欺,盗版商也丝毫不注重“用户体验”。我的升级安装一次次崩溃。我尝试用各种不同的方法安装 XP 系统,然而,每一次崩溃,我都需要花40分钟重走安装流程。

那一晚上,我在自己的小屋鼓捣到深夜两点。我尝试尽了我想到的每一种方法。我丝毫没有困意,只是暗自咬牙,为什么自己就是不够聪明,想不出正确答案。

如果在那时,DEF CON 能早十七年来到中国,想必我一定会戴着胸牌,骄傲地走在人群中,贪婪地学着一切。那个十三岁的少年,也分明就是我。

正如 Jeff Moss 说的那样:

我在圣诞节的时候得到了我的第一台电脑,不到一年时间,街上所有的小伙伴都有了游戏机或计算机,我们相互到家中去玩,并且学会了分享。

十三岁的时候,我既不能开车,也不能投票,也没达到喝酒的法定年龄,但是在那个时候我却可以同来自俄罗斯、加拿大以及墨西哥的朋友进行相互交流。

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我了解到一个人想法的力量有多大。我学会了评判一个人的标准,不是你的长相、性别,也不是宗教信仰,而是你的所做所为以及你的想法。

我想到了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碧海蓝天》。

帅气却冰冷的男主角雅克,决意把自己的生活献给蔚蓝的大海。

雅克给姑娘讲了一个故事:“你知道怎么才会遇见美人鱼吗?要游到海底,那里的海更蓝,在那里蓝天变成了回忆,躺在寂静中,你决定留在那里,抱着必死的决心,美人鱼才会出现。她们来问候你,考验你的爱。如果你的爱够真诚,够纯洁,她们就会接受你,然后永远地带你走……”

Clipboard Image.png                      《碧海蓝天》

我想到了王小波在写给《老人与海》的书评里这样的一句话:

人类本身也有自己的限度,但是当人们一再把手伸到限度之外,这个限度就一天一天地扩大了。人类在与限度的斗争中成长。他们把飞船送上太空,他们也用简陋的渔具在加勒比海捕捉巨大的马林鱼。这些事情是同样伟大的。做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的人都是英雄。而那些永远不肯或不能越出自己限度的人是平庸的人。 

于是我明白,人们为什么要来 DEF CON。

他们在守护属于自己的那束光芒。


2005年,Jeff Moss  卖掉了他旗下的另一个顶级黑客会议 BlackHat,但是却留下了 DEF CON。对于 Jeff 来说,DEF CON 就是他头顶的那束光。

2018年,马杰和张亚勤把 DEF CON 引进中国,DEF CON China 对于他们来说,同样是一束光芒。

(4)


在现场,张亚勤说,“我看到极客精神在中国落地生根,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信心和勇气。”

但我觉得,极客精神其实就流淌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躯里,而信心和勇气,同样是这片大地上与生俱来的气质。

我身边的所有极客,都是明证:

Clipboard Image.png

这位小哥我没来得及问他的姓名。

等我遇到他时,他正坐在桌前,专心致志地用灯烤一块手机主板。

在他对面的,是来自香港的 VXRL 团队,他们这次专门在 DEF CON China Village 大厅里“摆摊”,传授从主板上取下芯片,然后用读卡器读出其中内容的绝技。

一缕缕青烟升腾,小哥屏气凝神,满头是汗,也没能取下芯片。虽然他已经是软件黑客高手,但面前这实打实的硬件,他还是第一次摆弄。

两分钟过去了,芯片终于松动。咔哒一下,应声而起。

我说,拿好了,我给你拍张照。他笑得像个孩子。

Clipboard Image.png

在另一张桌子前,我遇到了“摆摊”的百度安全研究员小灰灰。

他面前摆着门锁、指纹识别手机、虹膜识别仪、指静脉识别仪等等一堆东西,像是二手市场的老板。

Clipboard Image.png                      百度安全研究员 小灰灰

实际上,他在演示的是:无论是指纹识别还是虹膜识别,甚至指静脉识别,都可以通过淘宝上买来的设备,甚至一张打印机打印的A4纸就能破解。

可能鲜有人知,最初小灰灰自己研究破解的时候,曾蹲在公司的自动贩卖机旁边几个小时寻找机器的代码漏洞,被保安误以为是小偷;他也曾经蹲在自家楼下的小黄车旁边,用电脑反复测试智能锁的安全性,被看门的大爷反复盘问。

聊到这些,他都付之一笑,说过去了。

小灰灰还曾经告诉我,为了买来那些设备做安全研究,他伪装成某大型公司采购员,跟厂家软磨硬泡才买来一个样品,得以用来研究。

“不为别的,就为了告诉大家,这些东西不够安全。”

他说。

Clipboard Image.png

在另一张桌前,我偶遇了一位女生。她刚刚完成了一个智能胸卡的焊接,白色的骷髅头上,闪闪发光的两个眼睛。

她高兴地把作品举起来,让我拍照。

Clipboard Image.png

一转身,我碰到一张年轻的脸。他认出我是史中,指了指手机,说巧了,现在正在看你的文章。

Clipboard Image.png

他从长春来,生于2001年,今年刚上高二。在北京参加某个计算机奥赛的同时,专门买票来 DEF CON 学习。

他告诉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在 XP 上学着写批处理杀毒程序。初中时,因为喜欢计算机,被老师推荐参加信息学竞赛。不久前他自学 WordPress,和同学凑了零花钱买了一个便宜的域名,把很多网络安全教程视频都整理好,做成了一个学习网站。

他说,密码学的东西学深了,再看高中数学就变得很难。因为遇到问题,就想用二次散列式来解,但是对于高中的题目来说,这种方法是禁止使用的。。。

他说他想好了,要报考上海交大计算机系。但他也有苦恼,最近竞赛成绩不太好,可能没办法进省队了。

“我父母告诉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瓶颈,到了那里就很难逾越。”他说。

“那,你相信吗?”虽然觉得残忍,但我还是问出来。

“我没办法去验证,但是我觉得如果能一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又有什么可抱怨呢?”

这个还不满17岁的孩子说完,就这样看着我。

他眼里的光芒让我似曾相识。

我想起黑客蒸米,他说自己最疯狂的时候,一周最少打一场 CTF 比赛,三天三夜几乎不睡觉。

Clipboard Image.png                     蒸米

我想起黑客 K0,他为了让自己专心调试漏洞,把手机整天锁在车里,一坐就是十个小时。

Clipboard Image.png                      K0(K0SH1)

我想起黑客李均,曾经做修车工的时候,一边修车一边抱着书本学习。别人轻蔑的看着他,他却拿回来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

Clipboard Image.png                     李均 

我想起黑客简云定,把工作五年除了吃饭租房剩下的二十万都拿来买了电子器件。

Clipboard Image.png                      简云定

我想起黑客吴石,连续三四个月除了每天下楼两次买盒饭,睡几个小时觉,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搭建自动化漏洞挖掘系统,最终一战成名,成为如今万人敬仰的大神。

Clipboard Image.png                                 吴石

我想起 DEF CON 创始人 Jeff Moss 在舞台上所说:

有人问 DEF CON 是什么,我想说,这是探索,是寻找个人的力量,是回到生活的细节,是忠于内心,享受自己的过程。

Clipboard Image.png                     Jeff Moss

在中国提起黑客,人们总是皱起眉头,认为他们是麻烦制造者,是偷东西的贼。每当这时,我都感到悲伤。

在DEF CON 现场,我遇到了著名黑客丹·卡明斯基,他讲了一个小故事:

我看到过一个视频。一辆车发生了事故,几乎断成两截。而司机从车里爬出来,只是受了轻伤,他被吓得摇摇晃晃,但是绝对活着。

我身边的人们纷纷说,这个家伙真特么幸运。但我知道,他绝不是幸运,因为一辆车如此的安全性,靠的是安全工程师几十年默默的付出,是他们用生命中最好的年华换来的成果。

Clipboard Image.png                      丹·卡明斯基

无论是电脑程序、门锁或者汽车,正所谓“黑客今天所破解的,正是我们明天要依赖的”。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还有我们的家人,我们不是电脑专家,我们只能无条件依赖这些设备。而假如没有黑客对他们的检验,我们将失去那道保护我们的透明藩篱。

而我在这篇文章里提到的每一个人,他们恰好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黑客。

此刻面对屏幕,我仍能历历在目地回忆起那个场景:我站在 DEF CON 硕大的场地中央,被震撼到无法踱步,千言万语聚在心头却如鲠在喉。

刹那间我明白,

那种感觉,

就叫热爱。

Clipboard Image.png

再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史中,是一个倾心故事的科技记者。我的日常是和各路大神聊天。如果想和我做朋友,可以关注微博:@史中方枪枪,或者搜索微信:shizhongst

不想走丢的话,你也可以关注我的自媒体公众号“浅黑科技”

取消
Loading...

填写个人信息

姓名
电话
邮箱
公司
行业
职位
css.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