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黑客小说:站争(连载)

2013-10-14 333376人围观 ,发现 55 个不明物体 其他


根据目前互联网一切真实的案例改编。

引子:

人类平均寿命为60年,有一半人用了30年睡觉,也就剩下30年,而在这30年中,16岁成年,也就意味着只有14年是真正的活着
这14年中从懵懂到成熟,从创业到守业,花掉了一半时间,也就是7年,而生命中唯一的这7年都是在为别人而活着
总有那么一群人,不分白昼的工作,忙碌;在现代化的都市中隐匿,却从事着不为人知的事业,同时也很少过问人世间的繁复,他们又为谁活着.
世界上共有22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主权国家195个,这些国家和地区都在为自己的经济建设,国民收入,国防力量而费尽脑汁的奔波
在它们努力付出的同时,有一群人正在监视着它们的一举一动,甚至窃取成果
而这群人真正的使命是什么呢?他们的背后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谁是幕后的黑手?
奔赴在窃听风云一线的战士又是为谁卖命?信仰?仇恨?报复?恐怖主义?
要想知道这群强大到变态,疯狂到爆的家伙们是如何颠覆他们该有的使命!
敬请关注“站争”关注“骇客”关注“代号1937”!
暗黑的世界,疯狂的人生,让我们从这里出发....

第一节:恶魔的邀请函

2012年7月中旬,我坐上了开往深圳的长途汽车,那天下着小雨,此时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望着窗外想着事情。

“唉”叹了口气,“再相信这个社会一次吧!”

我叫青鸟,当然,只是网络的一个戳号。我永远也没有想到在前几个小时收到一封邮件后,会做了一个改变我一生命运的决定。

半个月前,我拿着自己所有的积蓄,出来闯荡,准备打拼一番事业,可是谁曾想到,被合伙人卷钱跑掉,在最后的生死关头,却收到了“恶魔的邀请函”

此时开车的终点是深圳,中国互联网最发达的城市之一,在那里聚集了千万名IT界的精英人才,我不知道那一个在网络上传的神乎其神的人,为何选中我。那个被中国千万名黑客恭敬膜拜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越南邻国宰相”嘴里一直重复着他的名字。思绪不由自主拉到了去年,给我第一的印象就是一个疯子!

一个强大到变态的疯子。一个发起中越黑客大战的疯子,入侵越南不计其数的学校,政府机构网站,最后以越南黑客迫于各种施加的压力,宣布投降。

在那次事件后,他就消失了,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他的名字,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他来自哪个国家,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只留下了一个深入人心的名字和一张扭曲、另类的黑红图。

有人说,被抓了,也有人说,被招安了,更有一些荒唐的说,被谋杀了。谁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

打开手机里未备注的一条信息。

这个人称自己是越南邻国宰相,知道我现在所有的生活情况,我的遭遇,邀请我过去。

我从未怀疑过是否真正是他,也从未怀疑过去了他会害我怎样。我对他的了解,只有那中国被黑站点统计的一个个站点。是我映像最深刻的。不知道我这次来找他是对于技术的追求,还是对于他真正的崇拜,眼下容不得我考虑多少。

从山东烟台转车到郑州,在郑州处理完琐碎的事物,直接坐上了开往深圳的大巴。在车上反反复复想着马上要见面的神秘人物。是个三四十的资深程序员?而且戴着厚厚的眼镜?当然这是我想象中的样子。

辗转两天的车,终于到达了深圳罗湖车站,打电话给他,说再有三个小时就到,那边回应路上小心,注意行李什么的。话语不多,做IT行业的都这样,线上狼,线下羊,不爱多接触现实的人,只在乎一个互联网的“虚拟”朋友。

旁晚五点多,到达了他指定的地点,下车后南方的天气有点闷热,提着行李,四处不断张望着。没多久,一辆崭新的现代越野车停在我面前,车上下来了一个人,个子没多高,年龄有二十四五,穿着很随意他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问我

“你就是青鸟?”

“是,您是?”我初来乍到,想想应该是跟越南邻国宰相有关系的人派来接的。

“哦,我是宰相,上车吧。”

我一阵冷汗,这车看起来最起码几十万,难道是搞黑产发家的?对于这种级别的人来说,跟我这种菜鸟肯定不在一个级别。

我尾随着他上了车,车上他告诉我先去吃饭,吃完饭然后去按摩,晚上安排好了睡觉的地方。

车子停到了一家比较僻静的饭馆,宰相告诉我喜欢吃这家的川菜,带我来尝尝。

下车后一进门一个老板模样的中年男子就迎上前来,“刘老板来了,快带刘老板去楼上包厢”。

宰相跟那位大腹便便的老板寒暄了几句

从他们谈话间,得知宰相目前是一家电子企业的老板,企业生意很是不错,而且他还交了个很漂亮的女友,正是年轻有为,想想自己,呵呵一阵苦笑。

尾随着他到了二楼包厢,房间很大,屋内三个服务员正忙碌着上菜,显然是早就定好的房间。

菜差不多上齐了,宰相摆了摆手示意服务员出去,自己点了根烟,然后把一包烟扔了过来,“从你踏进深圳,你一切都已经改变了,过去的生活是不复存在了。”

他望着我说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叫刘永发,以后就跟着我干了,你的吃,住,生活一切我都养着你,如果不好好干,我就弄死你。”

我望着眼前这个低我一头的人,好狂妄的口气,抽了口烟。

“没人强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我回应道。

他皱了皱眉头说:“没有人强迫你,我这里只需要鬼才,不需要废物,不想跟着我立马可以滚蛋”。

难道他真的是做黑产?

我想了想问他“跟着你主要做什么业务?”

“先吃饭吧,明天聊工作的事。”

望着满满一桌的菜肴,说实话还真有点饿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碗筷就吃了起来。

“我听过你写的歌,写的很真实”我套近乎的说到。“其实我也挺喜欢说唱”

“听的人很多,但是听得懂的人很少”他打开了瓶啤酒,倒满一饮而尽。“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吗”

我摇了摇头。

他不紧不慢的说道:


“其实你跟Helen两个人,我完全可以选择其中一个过来,但是我选择了你”


“Helen”我笑了笑。

Helen,一个自称社工之王的“黑客”,在网络上有很大的“影响力”。对于我跟他的事,很多人都知道,为了测试oday,然后想盗取我网银的钱,
最后被我及时发现,钱没能转走,但是拿到了我的信息资料,公布于世,说社工了青鸟怎么怎么样。但是他在我眼里,始终是个背信弃义,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请不要拿我跟他比较。”我都不知道我在生气什么,“他做人不行”

“网上的事,看淡一点,现实活的好,比什么都好”

两人碰了杯酒,我问他“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还知道我所有的动态?”

“亏你还是专注社会工程学的,我问你,什么是社工?”

“查库查库查百度呗”我自嘲的回答道

他笑了笑:“从明天起,你就把你社工给我做好,还要给我学习取证!”

这时咚咚咚敲门声响起,走进一个年轻男子,一身西服,说道“发哥,96兄弟他们打电话已经到天上人间了。”

“知道了,我们等下就过去。”宰相转身问我吃的饱没,我点了头。

“走吧,还有几个你认识的兄弟等着你呢”

“我认识的?”

出了酒店才发现已经天黑了,时间过的真快。两人上了车,朝着市中心开去。


第二节:长城防火墙VS棱镜计划

车子在公路上疾驰,一路上我跟宰相很少交流,他放由我自己去感受这座城市.车窗外尽是四通八达的高架,川流不息的车流,巍峨耸立的高楼大厦,五彩缤纷的霓虹灯…大城市美丽夜景让我目不暇接.

正当我被这座城市的美丽夜景所吸引的时候,车子开到了天上人间的门口,宰相扭头朝我说到:"下车吧,到了."

我似乎意犹未尽,只是轻轻点了个头,嗯了一声.

等迎宾指挥我们停好车之后,我和宰相先后下了车.

站在车外,我抬头一看,巨大的招牌正中央"天上人间"四个大字异常醒目,周围的图案也闪耀着夺目的光芒.

"走,咱进去吧,"宰相招呼道.

我跟随着宰相,径直朝门口走去,门口站着两位迎宾,当我们距离大门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他们俩同时把两扇玻璃大门向里推,嘴里说道"欢迎光临",那声音洪亮而又高亢.显得格外亲切.

走进大门,便进入了一条富丽堂皇的走廊,灯光略暗,厚重的地毯,两边则是明亮的玻璃隔墙,里面摆放着一牌牌不知名的饰品,参差不齐,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辉煌,玻璃隔墙外站着两排服务生,着装整齐,一看到我们的出现,两排人不约而同得弯下腰,做出鞠躬的姿势,异口同声的说道,"欢迎光临".

面对这样的场面,我着实有些忐忑,但是看看宰相,显得很稳重,似乎对这种场面已经习以为常.

 

嘀嘀嘀…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宰相看了看手机说

“你先上二楼2号雅间,我待会就到”

“没事,你先忙。”

我径直上了二楼,心里一直在好奇宰相提到我认识的人是谁?

“青鸟!”

 

我循声望去,只见十米外有一男的,二十四岁上下,右手端着杯子,正站在酒桌旁边,招呼我过去。

“请问,你是?”

“我小杰啊!你忘记了!”他很激动的说道

“小杰?”

“GZ!DE!VN!”小杰递了根烟来,“想起来没!”

 

“卧槽!你是小杰?”我猛然醒悟过来,这个拥有3000多万台肉鸡的畜生,被人称为第二个鸡总。

每个人在网络上都有ID或者代号,ID在中国,代号在全球。只有这一个代号代表着我们的身份。

 

GZ是我(4n0wGZ),DE是小杰(Dark Elf),VN就是越南邻国宰相。当然,当时是跟小杰很崇拜这位神秘的黑客,才跟着取的。这个ID没几个人知道。

“宰相呢?不是说好他带你来的吗”小杰抽了口烟问

“哦,他刚接了个电话,应该有点事,等会儿就会过来吧”

“你这几年怎么样”

“别提我了,一团糟,说说你吧,怎么从那次事件后就没消息了”

“唉”小杰叹了口气,“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我逼问道。


“那次事件的第二天晚上,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我透过猫眼查看门外,十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拿着武器正对准着门口,当时我知道出事了,然后就赶紧冲到正在进行攻击的电脑前,飞速按下LShift+F+J+Rshift(事先设定好的自动清除程序快捷键,销毁证据。),门被一群人给踹开,被抓进了局子,最后因为证据不足给取保候审了,损失了几个机房全部服务器,都被扣留了,本来扣就扣吧,心想着回去没事了,回去之后在我爸强硬的态度下坚决把我送到英国工作,我这还没坑爹呢,就被爹给坑了。这不,前天我收到了宰相的邮件,把我激动死了,在英国我都快被憋疯了,毫不犹豫偷偷买机票回来了。”

 

小杰表现得一脸无奈,但还是从骨子里透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你知道一共有多少人受到了宰相邀请吗?”我帮小杰倒满一杯酒问道。

“除了你我,估计还有几个人吧?不是很清楚。”

“越南邻国宰相知道我所有的信息”我不紧不慢的说道“包括所有跟我接触过的人”

 

我还想继续追问小杰一些其它的问题,可是还没等我开口,身后便传来了宰相的声音,我只得急忙打住。

“我来告诉你这个问题吧!”说曹操曹操到,宰相脱掉外套,往旁边一放,直接坐在沙发上,身边跟着一位戴眼镜的少年。

“你知道GFW吗?”

“长城防火墙?”

“对,中国国家防火墙可是个好东西啊…”宰相感叹道“你对防火墙了解多少”

 “略知一二”


 GFW即指中国网络防火长城,该项目取与Great Wall(长城)相谐的效果,简写为Great Firewall,缩写GFW,网友戏称功夫网(Gong Fu Wang)。随著使用的广泛,GFW已被用于动词,GFWed是指被防火长城所屏蔽。


中国防火长城也称“中国防火墙”或“中国国家防火墙”,这是对“国家公共网络监控系统”的俗称,国内简称“防火长城”。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其管辖互联网内部建立的多套网络审查系统的总称,包括金盾系统和相关行政审查系统。一般情况下主要指中国对互联网内容进行自动审查和过滤监控、由计算机与网
络设备等 软硬件所构成的系统。


“去年我的一个朋友专门找国外黑客写了一套web程序,但是没多久就突然被屏蔽了!突然发现国家的局域网已经强大到指定链接屏蔽,有极少数的地区可以访问,和屏蔽谷歌关键字的手法一样”

“很明显,伟大的GFW给列入黑名单了。”小杰笑道

“GFW 黑名单制度,关键词匹配(网站、IP地址、关键词、网址、域名等),过滤所有出入境数据,如有发现,直接掐断连接,并且屏蔽效果持续约90秒,在此期间你无法访问目标网站任何连接,直到解除屏蔽。”

宰相不紧不慢的说道“所以..”

“明白了!”我激动了起来“既然GFW能过滤黑名单中的网址,那么肯定能截获你的各种密码了(很简单的技术),直接过滤数据流,你的任何通讯信息一览无余,原来GFW才是最强大的黑客…”

“你在互联网上的任何通讯,没有任何隐私和安全可言,如同被扒光了衣服,一丝不挂地被人围观,而你还骄傲的认为你穿的有多严实”宰相望着我继续说道“你的域名、服务器、邮箱、各种账号密码,都可以任人鱼肉!”

 

“那中国的GFW跟美国的棱镜计划哪个厉害?”小杰问道

“呵呵,都厉害。”宰相一笑而过“给大家介绍个新伙伴,这位是96。”

我顺着宰相身边望去,发现他身边站着的这个孩纸竟然是如此的年轻,稚嫩的脸庞上还带着些许童真,可是却被宰相召来,可见他实力之强大。

“好年轻啊。”我不由地惊呼。

我话音刚落,小杰也回应道。

“是啊,这看起来就像是个学生嘛。

 

这时,宰相开口了。

“没错,他就是个学生,但是他从今天开始将会逐步为自己的将来打下稳固的基础,和你们一起,一起努力。”

宰相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从今天起你们就是一个团队,青鸟为负责人。额…为了庆祝这个新团队的诞生…你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攻陷日本互联网”

“什么??攻陷日本互联网?”

我们四个倒抽了一口冷气,彼此张望着,却又都说不出话来。

宰相邪恶的笑了笑“这次行动的任务代号:1937 

这些评论亮了

  • 河蟹 回复
    卧槽,又黑我。。
    这尼玛是改编?我总感觉这群黑客不入流
    隐秘山猫那种更给力。
    )72( 亮了
  • 那个啥宰相的,有你说的那么神吗?还"中国千万黑客膜拜",这是不是牛B吹大发了?就跟我认识的人一个样,他逢人就说我这里有全国排名前三的渗透高手......我就纳了闷了,这排名到底是谁排的?就是真有人去干这无聊的事,可信度又能有多少?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井底之蛙的见解,可笑可笑!就不能注重倒真正的故事情节上,为啥总是那么虚呢?
    )29( 亮了
  • dnn 回复
    正愁破不了案呢,索性你都招了吧
    顺便留下你的联系方式
    )26( 亮了
  • @河蟹 我在那看见河蟹我就笑了
    )17( 亮了
  • anlfi (5级) 回复
    一夜间 这小说就铺天盖地的宣传到处都是
    河蟹 your turn
    )16( 亮了
发表评论

已有 54 条评论

取消
Loading...
css.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