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划 | 国足与世界杯虽已无缘,但体育圈的那些黑幕却一直存在

2017-09-06 149202人围观 ,发现 4 个不明物体 特别企划

勒索软件、远程控制、大型企业,一谈到黑客,我们第一时间会联想起这些词。印象中的金融圈,科技圈一直被黑客们所青睐,而对于体育圈来说,是不是就乏善可陈了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曾在曼联效力的中场球员 Mike Rowbottom 在他的“Foul Play”中谈到:

奥运从公元前776年开始举办,在通往奥林匹亚运动场的路上,你会看到许多的宙斯青铜像,这些雕像的建立,和那些在赛场上作弊被发现的选手有直接关系,正是他们所交的罚金能让这些青铜像树立起来。在这些铜像的身上,刻着他们作弊的细节。

特别企划 | 体育圈中的“窃听风云”

从早期的奥林匹克到现代的竞技体育,大部分人都是遵循体育规则的,但也有小部分人无视规则,为了胜利而不择手段。我们不妨来回顾下现代竞技体育中发生的那些有意思的窃听事件。

帆船——美国杯集体监听事件

特别企划 | 体育圈中的“窃听风云”

人或许会在航海的时候分泌更多的肾上腺素吧。在帆船赛事中的窃听事件又开始死灰复燃了,英国卫报报道,在2009年举办的美洲杯尾声,参赛队伍中出现了团体之间的窃听事件。从卫报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知道:

在今年举办的第三十五届美洲杯上,在这项最古老的赛事上,有六只参赛队伍参与了团队窃听事件,然而他们并表示出任何歉意。

窃听事件在这里被形容成有预谋有组织的行为。早在2009年,瑞士当局就拘捕了一名间谍。他承认被一只队伍雇佣来破坏比赛设施和拍摄秘密照片。

2003年,纽约时报还报道美国队因非法占有竞争对手的设计信息而被惩处。

为了能赢,真是不择手段啊。

橄榄球——战术被泄露

特别企划 | 体育圈中的“窃听风云”

2016年9月中旬,维克佛斯特大学透露他们的战术被泄露给路易斯维尔大学。

Wake Forest表示:

已经被辞退的无线电分析师 Tommy Elrod 从2014年开始多次为对手提供战术信息。

三年多的时间里,很多学校都被这样的方法戏弄了,甚至他们的最高权限都被破解了。

新教练 Dave Clawson 继任后,Elrod 在维克佛斯特的职务就被罢免了。

在橄榄球领域,这样的事情我们总能看到,队伍的战术信息由于内部人员通过技术手段泄露给竞争对手。

他们不会破门而入并带走战术信息。这样做没必要——运动员都喜欢随身携带他们的战术信息;他们可以等对手解约某些球员,并马上签过来,这样就能得到他还记得的战术信息。

举个美国橄榄球联盟上的例子:

时间倒带回到19世纪80年代末。在海豚队和布法罗比尔队比赛的前几天,海豚队刚解约了一名球员,然后布法罗比尔就签下了这名球员,但这名球员从没登场过,他只是在场边向教练耳语海豚队替补席上各种手势的意思。

收编对方的球员,从中获取战术信息,看起来不怎么高端,但却够简单粗暴。

棒球——简单的撞库入侵了计算机系统

特别企划 | 体育圈中的“窃听风云”

谈了那么多关于收集情报的事件,黑客的身影好像出现的很少。不过在今年(2017)的1月,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对洛杉矶红雀队处以200万美元的罚金,这笔罚金并不是交付给联盟,而是交到休斯顿太空人队。并且要求红雀队在今年的草案中给太空人队两个选秀名额。为啥?堪萨斯城之星告诉我们,红雀队的巡视主任 Christopher Correa 竟然入侵了太空人队的计算机系统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根据休斯顿纪事报的文章, Correa 入侵了 Sig Mejdal 的电子邮箱。而这位Sig Mejdal就是从红雀队转会到太空人队的。当Majdal离开红雀队的时候,他将他的笔记本和可以访问红雀队信息的账户密码都交还给了Correa。

然后呢?Correa 猜测 Sig 使用了类似的密码访问太空人队的信息,所以他采用“撞库”的方法,拿到了 Sig 的账号密码,入侵到了太空人队的球员信息数据库。

Correa 并没有落到很好的下场,他认罪之后,被判处了46个月的监禁,并需要向太空人队支付27万美元的罚金。

利用自己球员上交的信息去撞竞争对手的库,球员对于密码的使用还是大意了。

Football leaks——足球圈的维基解密

特别企划 | 体育圈中的“窃听风云”

在Football Leaks上面,我们可以看到那些知名球星的转会费,工资以及联系方式。这个网站可以算得上是足球圈的维基解密了。

特温特在欧洲足坛被禁赛三年

2015年9月,这个网站第一次走进人们的视野,它泄露了一份特温特俱乐部和Doyen Sports之间的第三方协议,这直接导致特温特在欧洲足坛被禁赛三年。

摩纳哥

摩纳哥俱乐部为拉达梅尔法尔考实际支付了4300万欧元,而不是估计的6000万欧元。

内马尔

该网站透露,当内马尔签约巴塞罗那时,签约费为850万欧,现在的周薪是77000欧。

贝尔

该网站透露,贝尔从热刺转会到皇马的转会费超过了1亿欧元。这超过了皇马当家花旦C罗的9600万欧元转会费。

c罗

C罗拍摄Mobily的照片,肖像费将近有110万欧元

J罗

该网站透露,J罗的转会费为7500万欧元,外加了1500万欧元的附加费用。

2016年6月,足球解密称自正在因涉嫌敲诈勒索而被葡萄牙当局调查,2月,Profigaional President 总裁 Javier Tebas 对FIFA泄露三名巴甲球员合同细节表示不满,2016年4月,该网站宣布停止解密。

足球圈的“维基解密”公开泄露明星球员的薪资和转会费,这对于很多人还是比较敏感的,所以也很容易被“脱敏”。

里约奥运会——黑客入侵WADA数据库,发现美国运动员被允许使用禁药

特别企划 | 体育圈中的“窃听风云”

北京时间13日深夜,来自俄罗斯黑客组织魔幻熊(Fancy Bear)在其网站上声称,在侵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数据库拿到大量未公开的文件后,他们发现美国网球明星威廉姆斯姐妹和里约奥运会四枚体操金牌得主西蒙·拜尔斯被WADA允许使用违禁药物。

该黑客组织已经将几十份有关美国运动员的数据报告上传到网络上。他们称小威在2010、2014和2015年被WADA允许使用含有盐酸羟考酮(oxycodone)、氢化可的松(hydrocortisone)、强的松(prednisone)等禁药成分的药物,而其姐姐大威廉姆斯在2010至2013年间,被WADA允许使用含有泼尼松(prednisone)、泼尼松龙 (prednisolone)、曲安西龙(triamcinolone)等禁药成分的药物,但揭秘的文件中并没有显示有医生的诊断书作为WADA允许她们使用这些含禁药成分的药物。

而西蒙·拜尔斯曾在今年8月的一次药检中被检测出违禁药物盐酸哌甲酯,但她并没有被取消参赛资格,而在2013至2014年,拜尔斯还被允许使用右旋安非他命,魔幻熊声称:“在侵入数据库得到这些文件并详细研究之后,我们发现有几十名美国运动员的药检是不合格的。而这些里约奥运会的奖牌得主是在披着诊断证书的光环下非法使用了强效药物。”

该网站还声称在美国女篮队员艾琳娜·戴勒·多恩的药检中查出了安非他明。此外,从2014年开始,多恩就开始使用氢化可的松,这同样是一种违禁药物。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随后证实,他们的数据库被魔幻熊组织侵入,并窃取了大量数据。在其官方网站的声明中称:“俄罗斯的黑客组织窃取了里约奥运会的一些运动员资料以及医疗数据,并将之发布在网络上。对于运动员的机密信息被黑客组织掌握并造成的泄露威胁,我们深感遗憾。”

暂且不论黑客的行为是否“正义“,其中泄露出来的部分事实我们可以看出来,就算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竞技赛事——奥运会,在其赛事的公平性上面,还是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的。

一级方程式赛车——窃取知识产权

特别企划 | 体育圈中的“窃听风云”

可以这么说,对窃取知识产权的惩处应该是最严的。2007年9月,麦克伦梅赛德斯队要支付国际汽车联合会1亿美元的罚款。原来迈凯伦被发现非法使用他们最大的对手——法拉利的数据。纽约时报报道了这个事件——迈凯伦的技术总监掌握了780页的法拉利文件。

据英国卫报报道:法拉利的内部人员将文件交给迈凯伦的技术总监。为什么呢?原来是他对法拉利车队内部的的组织变革感到不满,从而萌生了复仇的想法。

F1早期称为Grand Prix大赛,为了公平性与安全性,赛车运动的主办者会制订赛车的统一“规格”(公式或或可解释为车辆设定的“公式”),只有依照规格制造的赛车才能参赛,这种赛车便称为“方程式赛车”。其他还有各种等级较低,也比较不受注目的赛车规格.F1是FIA制定的方程式赛车规范等级最高的,因此以1命名。值得注意的是比赛名称中的「式「代表的是」规则」(规则)的意思,与数学的方程式并没有实际关系,但由于中文环境中最早接触此名词时翻译为方程式,在多年的使用后已成为约定成俗且广为接受的译名。由于这比赛在全世界的高知名度,纵使简称作「F1」也通常不会造成误解,而在许多其他领域的竞赛中,也常见到将最高等级赛事命名为“F1”的例子,例如世界一级方程式竞艇锦标赛(英语:F1 Powerboat World Championship)(F1 动力赛车)。

F1这项赛事的命名本身就带有”统一规格“,“最高赛事”的标签,公平当然是F1赛事必须要保证的原则,对于那些违反原则的车队,做出巨额罚款来以儆效尤也是必要的。

从青铜宙斯像身上,我们可以学到什么?

特别企划 | 体育圈中的“窃听风云”

在体育赛事中发生窃听事件其实并不奇怪,几乎所有的行业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很多行业的人员流动性很大,有时甚至会跳到竞争对手那边去。

也许我们可以从希腊的宙斯青铜像身上学到一些东西,就算这项最古老,最顶级的赛事,也还是会有窃听事件的出现,从而带来的知识产权,敏感数据的泄露,无疑与这项运动公平公正的原则相违背,我们不仅需要对参赛人员进行品行上的考量与教化,还需要更加有效的反作弊机制,更严厉的惩罚措施,以儆效尤。

参考链接:

csoonline

*本文作者:Liki,转载请注明来自 FreeBuf.COM 

发表评论

已有 4 条评论

取消
Loading...
css.php